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无墨

跟恩师——“无始无终”学写诗词,秉持恩师的风骨!

 
 
 

日志

 
 
关于我

郎溪县六届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先后在茶机厂,茶场技校任职,现在茶场中学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 A 情色夜话(引子)  

2017-01-19 09:3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场人物宗日芒   军装拉客妞   姜唯   乐少郁   庸兜圆


(1989年仲春 . 宗日芒羁旅之一)

        南下的列车经H省省城是23点正,从各车厢涌出的乘客蝼蚁般稠稠地“注”入地下甬道,而后接踵摩肩地出了站。照例,站外早有成群的俏娘举着写有各自店名的招牌在揽生意。到底是大都市,游弋在各类闪烁不定的霓红灯下的拉客女,比村野小站气壮多了。竞比排场的各类豪车早准备着,只等她们几招解数,便可满载“猎物”呼啸而去。
       追追缠缠,拉拉扯扯,俏笑媚眼,卖乖送甜,价格让春情包裹得特熨贴。
       宗日芒,英俊靓仔,高大威猛似玉树般耸峙于熙攘的人潮......他衣袂带风洒洒落落的步履,吸引了满广场的俏娘一双双餐色的眼球。很快,一波“春”潮向他涌来......
       “帅哥,住店?”
       “喂,我有一流床位。要么?”
       “一流床位”晃亮了他的倦眼,性腺被刺激得抖擞起来,他睃了睃手举招牌身穿军装的漂亮妞,展着一脸轻佻,诡笑着问:“ 你的床位一流?”
       床位强调出“你的”,下流亮出点馅儿。
       闻此腥臊,女人如苍蝇般嗡了上来。
       “当然。空调带卫生间。军区招待所,安全、舒适。”
       “床上有戏么?”
       露骨的撩逗把女人的荡性儿給惹得放肆开来:“ 有有有。包你飘飘欲仙。”
       “哟啧啧。我操!”小芒夸张出满眼惊叹。
       “要么? 喂!要么?” 女人不舍穷追.。
       “NO,NO。哥哥阳痿。”
       “喔吔!姐姐弄得你硬呀。”
       “吙!吙吙!”宗日芒为之咋舌。见她媚眼邪勾,他耸耸肩,抖开风衣疾走;“军装”紧贴上去,空出的右手早撫上了他的裆部。
       悄声的,她说:“馋猫,上车吧。”
       他拨开女人猥褻的手将行李挪到肩背,转身向她送个飞吻:
       “哥哥早有主顾。拜拜。”
       “臭不要脸的色狼!” 背后的咒骂紧接着扬声招揽:“住店呀。军区招待所。车接车送。住店住店。空调带卫生间,对外开放,价格合理······”
       听无望的招揽声消失于料峭春寒,小芒兴起一声呼哨······
       没治。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玩妞妞。今非夕比鸟抢换炮,咱赶上趟了。
    
       闪进“ 苍穹 ”饭店的玻璃门,登记台已拥满住店的旅客,凭着六尺身高,他的粗长的胳膊越过众多脑壳向柜台小姐索取登记单。
       “咦!宗日芒来了?”
       “是。来了。”目送致意,他接过柜台内递上的订单。
       “姜小姐多关照。”他很快将订单填好甩了进去。
       姜唯懂味,又安排他住他喜欢的701两铺房。
       
       他不要单间,并非嫌价贵,旅途寂寞,得个聊天的伴最好。住通铺人多杂乱,使人心存危机,绝对不可惠顾。
       上到七楼,服务台的电视正在播放韦唯演唱的《亚洲雄峰》
       “哟,亚洲雄峰来了。”被他称之为“店小二”的七楼服务员乐少郁,一看到他便借韦唯的唱词迎着他调侃。
       “还不接驾? 亚洲雄峰就咯么撩得你眼珠子綻火星?”
       “去你的!宝三爷。又住701?”
       “呃。知我者宝三娘。”
       “晓得你喜欢阴暗角落。” 打开701,她冲他一扬头:“ 喏,滚进去!”
       “吙,好大脾气!呆会儿告诉經理,非扣你奖金不可。” 言语间他拍了拍她的脸。
       姑娘一偏,挑起半朵吊俏眉,将一丝傲笑抿在极性感的肉嘟嘟的唇上说:“哼!我还告你调戏妇女呢。”
       听她回得有趣,小子眼眸一亮,惊讶地笑出一个反问:“调戏妇女?嫩嫩黄花一小妹,就是妇女了!?”
       她绯红了脸。冲他耸了耸小小的鼻头,甩着慵懒的步儿离去了······
       他喜欢玩笑她,更爱候着睡她所服务的楼层,一因她率真無邪;再因她跟他所敬重的恩师石鸿教授的私生女同名同姓;自然,还少不了,她是美女一枚。
    
       真好,房里早睡了一位!
       替别人着想是美德。轻手轻脚地盥洗毕,掏出印有他所服务的美术公司字样的水晶保温杯泡了杯茶置于床头柜;他赤裸着肩背上了床。
       歪在被窝里看书的习惯已有多年,拿过两小时前在火车上买的,专写性暴力的美国作家劳伦斯·桑德尔的新作《沉沦》,翻到卡着书签的那一页,他边看边搔着粗黒的胸毛自娱。当看到书中的男主角迫于生计有偿向富婆提供性服務时,裆间小鬼不安份的顶出了一座 “富士山”。
       妈的!美国社会够邪。狗日的彼德·史卡罗,享受了性还捞了钱,肉欲金钱双丰收。人若生在那个社会,谁能保证不用业余去干干那事?心旌摇曳,情不自禁,他揉起了挺得发烫的家伙。
       “水,水……”对床伙计艰涩的哼哼着。被头伸出的一只白晰的手颤抖着正朝床头柜探去,试图够着那杯……
       同房伙计显然病了。
       “相逢何必曽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如是慨叹使他赶忙下了床,俯身过去递上泡着人参的杯说:“您是不是要它?”
       被头露出的脑袋动了动,算是默许。
       他送上杯;那人的手却无力的软了下去。
       小伙善解人意,拉低被头将那人扶起。那人依着他的臂弯,就着他递上的杯,一气将大半杯参茶喝了个底朝天,尔后转头盯着他。
       “谢谢。没有您……我会死……”说毕,那颗微烫的头便颓然的垂了下去……
       他将他放平,掖好被,欲对他作点安慰,谁知他却轻轻地打起了呼噜。
       小芒起了点纳闷,放回杯时发现床头柜上一本袖珍式《诗词韵辙》压着一页字纸,他稍事停驻,不无冒昧的浏览起来......
               
                     又见风月
         寒水逆流荡回了狎客逰船,轻浅巧笑泊定在一河翠烟。
         月昏浮云权当茜纱蒙羞脸,红灯影底泻着商女有价的媚眼。
         问今月可是昔时月?秦楼楚馆怎胜过从前?
         后庭花歌因你放浪情热,怎这般转瞬就把俺嫌。
         也该念盛世华宴借重俺点染,却因何倾刻翻了脸?
         说什么“黄洪”泛滥祸患千年,哎呀呀,真个是冤寃寃。
         笑须眉不羞厚颜,官家心性无有俺烟花值钱。
         细想来俺跟你是前世寃孽,无有你使篙,那敢俺行船。
         欢喜寃家喲——你一支权杖好生悚然,
         人鬼一身,阴阳两面,真叫人怯惧得泪涟涟。
 
        又一个青楼知音,柳永式的词家出现了。小芒不去多想,回到床上继续看书。《沉沦》中那些有关性的描写,刺激得二十五、六的小子连射三次方肯睡去。
        第二天他醒得迟,睁开眼便看到那人坐在床柜前的圈椅内怔怔的盯着他。宗日芒感觉不对劲,支起半身向下瞥去,乖乖,昨夜手淫竟忘了穿裤衩,裆间长物早作了出墙红杏。   他不无尴尬的赶忙用脚勾过被来,尔后坐起身,冲那人笑了笑:“空调好热!丢丑了。”
       “哼······”他极有内容的微笑着搭讪:“不胜狰狞!不过,我也爱裸睡。”
       “是吗?先生到也起得早。”
       “等着感谢您呐。昨晚多亏您。”
       “见笑了。”小伙无乱地搔了搔赤膊,于被中将裤衩套上。
       “我有病。病入膏肓啊!”
       小芒起了个怔愣,认真的看了看他。从他手臂的长度和修长的裤腿看,他身高约170公分。这人额角方圆,天庭开阔;所蓄一字髭须撑宽了那过于尖削的下颚;毫无皱折的脸本不该出现眼袋,那眼袋尤是悲伤馈赠了过多的礼品,兜着比常人格外多的心事而过早的挂在心灵的窗下,那眼眸也因此显得深邃了。他的鼻梁隆而刚直,山根直耸印堂;两眉眉头被活活顶出两道竖“沟”,其间溢着排不尽的冷漠和萧瑟;腮瘦皮薄的脸白中泛青;嘴唇因了微翘的下巴,现出些许冷酷。这面相象谁?象影视明星周里京?不,周没有那份城府。象纳粹的希特勒?希特勒绝无那份懮郁。象罗亭?对!他就是屠格涅夫笔下的罗亭。
        天!这是位独具悲剧美的男人。小芒敢以自己美术学院的学历打赌,在他的肖像集锦中还从未碰到过儒雅的书卷气跟冷酷的阳刚美并存得如此和谐的脸相。
        “朋友,您的本钱很叫人眼红。珍惜他,莫误了好年华。”“罗亭”的赞叹很显突兀。
        “本钱?您指……”小芒很显错愕。
        “您的体魄可与大卫蓖美。很阳刚!”
        听此类褒奖太多了。小芒转而放肆调侃:“白让你碰上好镜头。可惜你不是女人。”
        他浮出一个苦涩的笑:“不是女人又何的?爱美之心人皆有。哪个不希望拥有健美?”
        “你爱它?”小芒疑他有同性嗜好,抚着裆部露出个猥亵的笑。
        见小伙已显随便,他也随便起来。
        “你不至于是午夜牛郎罢?我可不是嫖妓的。蓬勃的生命,健美的青春谁都想抓住不放,它对异性绝对是诸多诱惑中之重要诱或。” 
        “咯麽说我是奇货可居,利市代发啰?”
        “金钱若能买到健美,自有人会破产購买。”
        “嘚嘚。莫逗我宝!”
        “别误会。我绝无褻玩之心。人的下作天性使我没替你作遮掩。刚才我可觑见了人性本真。”
        “何解?”
        “你的庐山真貌让送水的姑娘撞了个正着。”
        “呦······她有何反应?”
        “面红耳赤,俏笑有声。”
        小伙脸红了,不无自潮的羞笑着:“是吗?我该向她收门票去。”
        “不可玩火。你若再对她作言语撩逗,可就没法收场了。”
        见对方语气严肃,小芒不无怔愣。
        “有咯么严重?”
        “绝对!’
        “罗亭”的话绝无男人间的戏谑成份。小芒不敢造次,便试探着问:“您不会是性学专家抑或弗洛伊德的门徒吧?”
        “我从未读过弗氏著作。也许仅是以自己的下作度她人之腹吧。”
        “不。咯不是您的真话。’’小芒已确切的感到坐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其实是不苟言笑的。
        “对。我的真话是,自认圣洁,虚伪透顶。膜拜圣洁,更是变态。’
        “您对人性很有研究?”
        “将心比心。人的共性在于都脱不尽动物的本能。换言之,人干嘛要脱尽动物的本能?异性相吸,造化天然。”
        “有咯么相吸的嘛?”
        “自然,人不象动物凭感性一见就上,在于人类后天生成的诸多顾忌。一见钟情凭感性择偶的难道不多么。”
        “她会对我一见钟情?”
        “你对她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人虽不等同于动物,但人的所谓爱情,其内容如何丰富,绝对免不了会审视对方能否满足自己的性需要。这种心态无疑是自私的,设若对方无力满足自己,就有可能产生悲剧。”
        小芒被他的演说已提起兴趣,他却住了声。
        “呃。何的不讲了?”见他似有顾忌,小芒接着说:“讲吧,我很想听。”
        “你想听?我就聊聊。其实我国古代对性事并未刻意讳避。唐代文人白行简写的《天地阴阳大乐赋》,旨在叙人伦,睦夫妇,和家庭。以妪孺能解的俗言俚语坦言性事。他把人类性事跟衣食并同看重。其于官爵功名,实人情之衰也。诗人著《螽斯》之篇,考本寻根,不离此也。“虽则猥谈,理标佳境。具人之乐,莫乐如此,所以名‘大乐赋’。至于俚俗音号,辄无隐讳焉。’近代和现代这几百年反而难可理喻,古文所涉性事描写的俚语用字诸如“**”‘‘尸扁”(Ban)“骨页”(Ku)之类,在现今的词典里更是无法找到。文字和语言本是人类活动的产物,有关性活动这一块面,我们的知识人一旦描述起来也只能怀抱琵琶半遮面,一律用“x”或删xxx个字之类的手法取代。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伪君子现象太令人类自己尴尬了。
        “可是社会道德家认为,自然坦然的描述性事会将人引入岐图。导至犯罪。”
        “将他蒙上神秘的外衣更象掩耳盗铃。封建时代的礼义廉耻,文化革命的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对人的威摄力不大么?性犯罪照样我行我素,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诚然,纯自然的描写性事是不可取。有作为的文人更不可去写那些纯体验性的东西。描写性事的目的在于将人们引向健康而美好的人性世界。哦,忘了问,你有多大了?”
        “么咯意思?”
        “我可不愿担蛊惑青少之嫌。”
        “哈,”小芒笑了:"蛊惑青少?你能比我大多少?"
        “我?你看哩?”他盯着小芒发达的胸肌,把玩着他的保温水晶杯。
        “比我大不了一两岁。”小芒似假还真的说。
        “我有咯么年轻?”
        “你认为我很年轻啰?”小芒盯定他趣笑着问。
        “你不过二十五六,我已年入不惑。”
        “哇!是吗?”
        因职业之故,小芒一向自负于自己的观察力,对“罗亭”的观察之差使他大感意外。
        这怪人很会打扮。他脚上穿双贼亮的流线型(市面无此种款式,权称之)皮鞋;直同裤裤管下露一截着藏青丝袜的踝骨;上身的烟灰色毛料西服,内衬深蓝“v”领细绒背心;玉色府绸衬领敞开着,爽净为质,随意为态;不事张扬的冷色调将他扮的很显年轻。
        “伙计,您太会自我设计了。’
        “你的专业术语用的很得体呀。”
        宗日芒已不敢班门弄斧作愚蠢炫耀,他试着转换话题:“您好象很悲观。”
        “我有病。病得无可救药。
        “您咯么自爱的人哪象有病?”
        “但愿别人看不出来。把衣服穿上。有兴趣长聊么?”
        “您算瞄准对象了。”小芒放了点肆,不无油滑的说:“拿句时下的京腔,我也是位侃爷。”
        他穿好背心,接过“罗亭”丢来的一支“555”牌香烟,就着他送上的电子打火机的火源将烟吸燃,便倚着床背吞云吐雾......
        “听口音你是外省人。”“罗亭”问。
        “不错。您嘞?本省的?”
        “是.。你是搞艺术的吧?”
        “何以见得?”
        见小伙子不置可否,他推开把玩着的水晶杯,尔后从圈椅里掏出一本书置于桌上。一个书签从书中滑了出来,这是此次小芒在首都参观一个画展得到的纪念性书签。书是《沉沦》,昨晚害他手淫三次。
        “见笑。拥有咯几样东西就把我跟艺术联系起来。你何的不把我跟色情联系起来呢?何的不把我跟低级下流联系起來呢?”
        “色情是文学艺术的养料,低级下流不可与它相提并论。小伙子,我相信你的鉴賞能力。这类书我看过。它于我国社会經济的转型时期出现在我们的读者中,我相信书中所披露的内容已有很强的社会相似性。所以它也就有广泛的读者。世界复杂,人复杂,我们囿于一种思维贯性太久了。单色绝非世界。色彩斑斓,光怪陆离才是世界。”
        好吸引人啊!这观点撞醒了小芒的潜意识,但,他嘴上却说:“沉溺于花花世界,只怕终于迷失自我。”
        他站起来走了几步,象对别人又象对自己说:“对于环境,个人的作用总是有限的。你应该尽善尽美的塑造你自己;你应该作那五彩缤纷中的一块强烈的色斑。记得毛泽东逝世后,有朋友寄给我一首《五律·拜花神》以寄喻他对毛的崇拜和悼唁之情,当时我回了他咯样一首诗:
                        
                                                         赠拜“花神”者
                 花开花落因何颂?造化天地自然功。鄙弃蜂蝶趋时色,堪笑把火惜衰红。
                 心为花乱已可悲,人由神使更难容。相信己才自有用,敢为春光靓叶丛。
       
        “你能象一代伟人毛泽东那样成为瑰丽的一丛花么?你能让这斑斓的世界仅仅只作为你的背景,你的陪衬么?当然,人不是每个都能成为伟人。但,伟人一定是人,不是神。做一个有独立色彩的人,是我所追求的。”
        小芒感觉入了魔.。这个魔是个歇斯底里的诗人。他在来回走动,异样苍白的脸溢着勿容置疑的自信。
        “老兄。您太吸引人了。我很想有您咯样的朋友。”
        “你嘴上是咯么说,心里不定在说:好狂的一个疯老头!”
        “不不不,谁敢如此看您?真是岂有此理。”
        “咯么说,我俩应该是朋友了。你是我最后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小芒生出个怔愣,不无怀疑的盯着他。
        “别诧异。我并非言过其实。在咯世上冇人能理解我。冇人能被我吸引。我很难跟人交流。我想,你应该是个例外。”
        “我承认被您吸引了。老兄,没人能理解未必是好事。你不感到孤独么?你不感到孤独的苍凉么?”
        “没人理解未必不好。我感到孤独,却绝不苍凉。老弟,孤独是一种意境,一种进入自我开掘的状态。它能创造新的人生价值。当然,孤独的人未必是伟大的人,然而,伟大的人几乎都是孤独者。看看,毛澤東孤獨么,唯獨他,就敢發動小嘍啰們造他親手締造的政權的反,有誰能吃透他所想所思?他拥有独属于他的一敝天地,可惜,愚蒙大地,時不待他,孤家寡人最終落得個“漫搵英雄淚”,即便如此,你還真不敢否定他偉大的深刻啊!我想:遲早,人們會返回到他的天地間再做遨游的。”
        “老兄,您真有思想。”年轻人开始穿衣服。
        “罗亭”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背说:“吃点东西去。我请客。”
        小伙子盥洗毕,整理好衣饰,跟他来到楼下餐厅的雅座间……餐毕,小芒问起他的姓名和住址,他笑了,笑得很淡。
        “有必要介绍么?我是你的朋友。我要告诉你的就咯一点。我不想打听你的姓名和住址。你是我今天认识的你,高大健美,随随便便。握着你的手,感知你的力量和体温,此刻,我体验着快感和愉悦,咯就够了。过去未来有何意义?朋友记住,存在和經历才是实在的。任何结果都只是似是而非,且脫離不了世俗的短視;更難以避免現實的淺陋。”
         “哇!您时刻都让我有新的发现。您是萨特,中国的萨特。”
         “什么纱特布特。告诉你,我是一个鞋匠。喏,脚上咯双鞋是我的作品。好,分手。”
        他站起来伸出手;小伙愣愣地跟着站起,伸过手让他握了握。
        他凝视他片刻,而后转身走出餐厅,走进熙熙攘攘的人潮……
 
        此时可是1989年旧历年初,如此遭遇却让小芒错觉出是似碰到了外星人抑或昔日的它国先哲。总之,他与时代大众很是格格不入,给人太多玄虚却又不显故弄。
        这个时代真叫人难以置信,信仰危机招致什么怪事都有了发生的理由。小伙子已經走火入魔。那天神态仿仿佛佛地,他接下了好几宗有几十万挣头的装璜业务,且为他的美学导师石鸿教授的个人画展拉到了几笔不菲的赞助。还有更让他高兴的事呢。呐,刚才于旧货市场意外收购到石教授于1983年以他小芒为模特作的一幅裸体素描呢。
 
        华灯初上,他让的士送回饭店。这个月他的个人收入可望逾万元。今晚他要好好的跟鞋匠朋友乐一乐。“我请客,要比他还阔!”小伙子已本能的感觉到鞋匠朋友是一位先富起来的个体精英。
        进到701,他惊呆了。鞋匠朋友走了。他睡过的床,铺得整整洁洁的,绝无通常宿客留存的邋遢。
        “宗兄,跟你同房的那位走了。他让我代他向你告别。喏,咯包,他让我转给你。”
        小伙子看了看“店小二”递来的包,有点莫明其妙。
        “何的?你俩不是朋友?”看到“小二”犯疑的眼神,他猛然省悟,赶紧接过包:
        “是。我们是朋友。”说毕,他忍不住在“小二”的脸颊重重地嘬下个吻......
        “小二”不无惊乍的窃笑着,捂着绯红的脸,一溜烟跑了...... 
        看着姑娘羞怯之态,他已体会出弗氏理论的精确性。对这姑娘他早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耿耿情结。姑娘去远,他便将门锁碰上,开始查视一宿之交的朋友留给他的这份沉甸甸的礼物。这是一叠手稿,足有尺多厚。手稿上放了几页写给他的字纸。
 
 朋友:
        别诧异我怪诞。我将不久于人世,请原谅我对你行事突兀。
        我处事凛冽,缺少宽容,跟这世界过不去,时时都在跟它较量。我没有赢过,感觉很累。
        所谓愤世嫉俗、疾恶如仇,其实是一种危险情绪。这种情绪,太多感情色彩,缺少理性驾驭。它对世界的破坏绝对比对世界的建设要大得多。我没能给周围的人带来轻松,更多时刻就是揣了这样一颗心。有哲人说缺少爱心的人终将被爱抛弃。我是尝着被弃的苦味了。人之将死心方善,多想再活一次去拥抱这世界啊。 
        我的血液和精髓里是有爱的。我爱亲人、爱朋友、爱与我共同来到这个星球的所有人,包括恶人、罪人。
        孟子说:人之初,性本善。
        荀子说:人之初,性本恶。
        我要说:人之初,性本性。
 
        我写的这本《情种记》里面的所谓真、善、美或假、恶、丑作为一种外在物都会存活于我这一载体。我对世人的认识就是从自我开始的。将心比心罢。
        材料就是材料本身。个体的生理差异并不决定后天的善恶。陶土艺人手中的陶土,塑成观音受人拜,塑成便盆屎尿载。人的好坏也是如此,全在后天的环境的塑造。因此,对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着重在社会环境)我努力尽量做到用客观冷静的临床态度去审视它;去剖析它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批露它造成人性扭曲的症结所在,从而引起社会有的放矢地去下自我完善的功夫。
        没有缺陷的社会是不存在的。没有缺陷就是最大的缺陷。形象吹得太好,太完美,一旦被人发觉隐私,将会使良善的人们大失所望,乃至生发出受骗的忿懣,因而对社会产生无尽的怀疑。世间没有绝对的坏和绝对的丑,如果为某种需要而刻意塑造绝恶绝丑的形象,只会加浓社会的黑暗,使人们对人性的再塑失去力争美好的信心,因而丧失追求光明的勇气。
        在现今信仰危机的世态中,人类还得有所信,唯其如此,我们才可高出于动物,不愧“人”的称呼。完善人性,权为我之信仰抑或信心。人类应该给自己营造一个合乎人性生态的环境。此言是否准确,我很感茫然,因此,我只能塑造一个不同于你、我的人,他便是我书中的主人公——成功。他差不多与共和国同龄,自然也经历过共和国的各种劫难。对这个充满各类问题的世界他痛心疾首却又情意深浓;牢骚满腹却又忍不住要去赞叹今世同生的可贵;既心怀忧患的想为人类做一番烈烈轰轰的贡献,又抑不住要放纵七情六欲去做及时行乐的实践;一边在哔剥作响的爆起几声怨毒毒的火花骂社会对他不公,一边又在克尽职守的酿蜜吐丝。他是这般矛盾的跋涉着,乃至忘了实际地分一点爱给爱他的人。
        我希望我所塑造的成功能象《沉沦》中的彼得·史卡罗一样抓着你的心。生命不会有第二次,我更祈望我的《情种记》能代我拥抱我身后的世界。可是不无讽刺意味的是我对我的作品能不能合哪怕是最末等编辑的胃口都心存疑虑,又怎敢企望国家级的高级编辑们的青睐?真的,我不敢放心投寄。
        我的时日已不多,命运之神把你送到我面前,我又这么自信地把我近百万字的心血交付于你这样一个陌生人。说实在的,我这样做意在跟我的命打赌,如果你把它当厕纸使用了,那么,说明它只该去那种地方;如果竟然由你传了下去,我九泉之下会庆幸,庆幸我终于找到了知音。
        致谢!
                                                                                        你的萍水之交:庸兜圆
                                                                                        一九八九年仲春于客旅
 
        乱弹琴。沉重的赌注下得太草率。天啊,我可是个失去了信仰的人,他能使我重建信仰?笑话!不管,看看说罢。聊作苦旅消遣也可,何况他还给了我诸多的与众不同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