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无墨

跟恩师——“无始无终”学写诗词,秉持恩师的风骨!

 
 
 

日志

 
 
关于我

郎溪县六届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先后在茶机厂,茶场技校任职,现在茶场中学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情斗  

2017-01-20 18:4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无始无终《【原创】情斗》

地点:楚南古镇
出场人物:杜禾生   银梦荷   陆剑雄   陶冰梅   
钱买春   应祥龙   钱三娘(吴萼儿)廖四爷   钱三晋

词证:

  楚州西北雪峰远,证风月浸淫古今人眼。丰都由鬼魅,潇湘自桃源,本井河无犯各成天,怎这般人妖杂处蛊毒染。巫觋愚良善,邪色秽少年,数辈清扬韶秀阴阳劫,血泪是篇。 

 

 从老套,来个话说。于汉唐就获盛名的虎岗,时今易名楚州。放眼州城,北横云梦湖,南耸来雨峰,云梦来雨,风月足也。
    城不大,十几里烟火让成规成矩的砣子石围得铁紧,便也赢得了楚州城墙盖天下的口碑。
    老南城门(現今稱北門)名涵湖,城墙楼子称宣和。宣和不和,连年争战残酷。土著枭雄、异帮列强的旗幡于她洞门前换了一杆又一杆,捣得她如同勾拦婊子,唯现颓糜与憔悴。
    北至南,青石铺的商业街,两两相对的店厦鳞次栉比,镇日容着些嚣尘,便也叫做闹热。
    照例,南门外也有护城河。河名澶水,自西南偏东望北入洞庭。为它形象出岁月苍桑,骚客们便有了逝水不尽人亡物新的慨叹。
    河上飞架的七拱青石步云桥及两岸由无数木柱支撑的;挤挤挨挨立于飞浦流霞,蹈风险显超然的吊脚楼,最是以它奇绝的组合显摆此方子民的拙扑和灵性。
    出城蹬桥过,南岸横一条木楼子街。它东西走向。楼傍河流高底筑,路随地势曲直铺。街名也乖巧,它借建于此间的酒旗庙,得名酒旗街;又因卵石漫嵌的河街清爽整洁,显灿灿橙黄,人们又习惯叫它“苞谷街”。
    沿街逐流,东行两三箭有两三处码头,前两处为挑水洗菜码头,后一处为渡船码头。此码头开阔中现突兀,小小一座风雨亭筑在上面,给往来过渡的准备着派遮风挡雨的用场。码头脚下流着的澶河,落差于岸畔十尺有余,一年的多半时间,澶水碧透,淌得悠闲。州城跟异地通有无,全在它的福荫。因此,此街货栈多,人多物流多,肩摩毂击,多见红尘翻滚,炎凉景象。
    世人乐道地灵人杰,其实地灵未必人杰。荒野出栋梁,灵地生草芥并非少见。此方钟灵毓秀地,实在只存草芥男女的风月趣闻聊以解闷。

 

           情斗


    这一天是一九五零年十月一日,一个改朝换代的日子。枪声、炮声、鼓角声已变作号声、锣声、歌唱声在神州大地震响足足一年了。
    “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地上开红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几首用生命和鲜血换得的流行曲,被时代唱得穿云透雾、不停不歇。战炮作礼炮于云里雾里流光溢彩、轰然作响。那闹热是很能让人亢奋的。吸着被露珠儿清新了的空气,码头街巷的后背,桂花塘边的桂花树上,燕子麻雀黄鹂鸟,也振着翅膀凑热闹呢。
    码头今晨特别火,船老板杜禾生送了几趟过河庆节的人群,待要歇歇气,对河又有人叫渡了······
    他扭头看过去,眉心打了结。又是他——自家婆娘的野老公——戏子柳嫣媞的私生子陆剑雄。
    杜禾生感到晦气;感到无奈。他实在不该听了钱三晋的话,跟小他二十八岁的银梦荷结婚。他更不该嬲出了小毛和佴妹。如今他已四十七岁,梦荷十九才出头。她虽身为人母,人却花苞一样春意正浓,那咋味把把是一夜也离不了的。自己解不了她的馋,只有揣着绿帽闪过一边去。
    银梦荷,人称“黑珍珠”,又叫“懒美人”,她有点肥膘但绝不臃肿;虽显福态却很光鲜。脸庞眼鼻嘴,大圆套小圆,嘟溜溜一串儿,圆得空心少肺,无肝无肚肠。
    大前年她十六岁,被杜禾生从洪水中打捞上来,依着三晋老衙的话,于谷雨节那天让四十四岁的杜禾生给嬲了。仅三年功夫,便嬲出一崽一女。
    此刻她裹着被子正恋好梦,梦里仍在水磨房,剑雄那四两屌筋肉,如杵臼般对着她咯尿氹舂捣得正欢……
    守磨房的志强伢子够朋友,让出如此风月地供他俩淫战已经半年有多,尽管酒旗街暗中已在传着一首顺口溜,说是:
        磨房磨房水磨房,大磨小磨推忙忙,大磨碾出米和糠,小磨磨出骨头汤。
       磨房磨房怪磨房,细针磨成铁棒棒,烈火不炼金钢钻,软嘴却锻乌头钢。
       乌头钢、淬水缸,淬火淬得阵阵慌。原想缸底不抽身,谁知淬作哭丧棒。

    
梦荷懒得去听此类闲词,她跟陆剑雄是铁板钉钉照旧嬲。房底水流哗哗,房外水车呀呀,房内磨盘吱吱,他俩耸弄得臊水花花······                                                                              
情人在叫渡,她稠似饴糖的意识生出一个痉挛。情人的几寸肉骨才刚耸弄得裆间湿漉漉的,为何此刻却在叫渡?努力地,她挺动尻部,终于醒觉了南柯梦。啊!冤家来了,好事近了。她一骨碌翻下床,推开临河窗页,眼里火燎向对岸······好!俏冤果然冇爽约。

    见老公冇动篙,她火了,撕开喉咙叫:“老鬼,耳朵做早饭菜了?还不启篙?!”
    老夫不逆少妻意,禾生只得启篙,将风骚骁将接过了河。

 见剑雄打着胡哨上了岸,她喜孜孜丢过媚眼,“兰花指”冲他勾出一串欢······

 陆剑雄,调情称里手,风骚正当时,遥对女人乐颠颠的勾引,他伸出舌尖,淫态十足地于唇间搅绕一圈,把嬲屄的意态明白无误地挂上了脸。
    十足骚情惹女人心底荡起个波澜,圆嘟嘟的红唇吮着的“兰花指”似在吮着他的命根,那双水汪汪的圆眸让满腹春情泡得红润润的,真是人见人爱,堪宠堪怜。
    满以为剑雄是冲她来的,哪晓得咯剁脑壳咯冤家梆硬条卵似的偏偏过门不入。他冲她吊了吊眉眼,便一头钻进对面巷道,径直走到钱买春后屋的桂花树下去了。
    女人无趣得要死,圆脸拉做长脸,气恨得只想哭······

 斜对屋的脚伕仔成生福婆娘——陶冰梅挺着个大胎肚立在自家屋檐下早将咯一幕看在了眼里,她忍不住打趣说:“吔——怪呢,今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难为嫂嫂起得早呢。”
    “鬼婆!国庆节不兴起个早?”
    “国庆节?你也念着国庆?真是咯样,我该为你放鞭炮。”冰梅是难得取笑人的,对梦荷,她敢放肆,多少是替好人杜禾生抱不平。
    “贱屄!只管得罪我。待你落月,才晓得我的手段。”梦荷无心理会冰梅的取笑,神情沮丧地关了窗门······
    她烦,她躁,她想找个人大吵大闹。真倒霉啊!自从镇政府组织庆国庆秧歌队,俏寃家从他唱戏的老娘那里学了几段秧歌舞,便天天伙同钱买春那个泼辣货上政府大院手牵手,腰碰腰的唱啊跳啊。钱买春骚浪得很,硬是把俏寃家迷得丢了魂儿似的,他的心思已有十多天冇往她身上使了。昨天,好不容易逮着他从买春家出来,她约他晚上磨房见。临晚,她去到磨房,寃家却托他的小朋友奎志强转告:晚上彩排,他来不成了。待明早见吧。彼时,听了咯个口信,气得她差点冇投了河。想着他跟买春搂着抱着的骚样儿,就恨得牙齿痒!且立马拖过十三、四岁的伢仔家花花叫他嬲。可怜未经人事的细毛佗,被她吓得飞跑着躲到叔叔奎鹤年的鸭蓬去了。
    晚上空了梦不空,梦里她都尽心尽意让他嬲。可他······天杀的!仗着卵大裤裆宽,竟然过门不入,支着根拨火棍捅新灶去了。

 觑着梦荷失魂落魄那淫样,陶冰梅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为禾生老哥叫屈;更为买春鸣不平。咯家女子负了自己的老公,竟然冇由来的吃上了买春的醋。她何的就不想想?买春泼够泼,辣够辣,为人可正气呢。她已选定应祥龙做老公,何可能准许陆家那条龙狗再爬骚呢?
    冰梅不是搬弄是非的人,只把咯一幕看在眼里存在心里。她有自家的事要管,更有自己临产的心要担。今日国庆,为赶个好价,她帮爹地整理好汤圆担,早早地打发他出了门,此刻她正待回屋洗涮碗筷,突然感觉膀胱胀胀的,似是要屙尿了。医生说尿频尿急是临产的前兆。对了,为方便起见,得把淤桶备在卧室里,于是,她去到后屋欲进茅厕,猛可里发觉陆剑雄正支着那粗蠢之物立在淤桶边洒尿······
    天杀的!不声不响地在她家茅厕屙尿已有多回了,每每让她撞着,咯家短命鬼!竟撕开屄嘴笑呢。她是正经女子,除了快速回避,绝不敢多言半句,她晓得,一旦言语交了锋,麻烦会更多。对咯种人,惹不起她躲得起······
    却说陆剑雄,他是风流栉工陆显初跟戏子柳嫣媞的私生子。也许是种出风流,加至他正当妙龄,那欲火撩不得的燃。一见了绝色女子情根自然而然的带了劲。适才那怀胎婆,他遭遇多回了,心底里他称她“玉盏花”。见她怆惶逃去,为那羞人答答的情态,他忍不住手淫起来······泄过一注淫精,了了一段艳遇,他便去到桂花树下,按钱买春击掌为号的约定,闪身在树后瞭了瞭钱家后窗;见窗门关着便生了点疑虑。辣美人已选定应祥龙,真会再移情于他么?自己跟船老板的女人鬼混,她能包容么?咯家情热如火的女人好乱人心旌啊······
    钱买春,草药郎中钱三晋硬是书读多了,何的要把自己的独生女取个如此不堪的名字呢?她本春色多多,偏还让她使钱买春?听罢,街坊的口碑便有了:
        瓜子仁样粉嫩脸,柳眉胧烟杏仁眼。鼻疑葱管齿赛雪,买断春光不啬钱。
    她不在意人们的赞叹,不管是美是丑,她的作派一样会放肆出自信和娇悍。镜中的她,已被她玉笋似的尖尖十指装扮得愈发俏丽了。头面已梳洗熨贴,粉红丝绸唐装也换好了。她去到窗前欲支开那皮纸糊的窗页,吱呀一声门响,将她吓了一跳。她扭转身,发现拱进的是她的大黄狗,这畜牲摇尾伸爪向她邀宠呢。买春惦着有约的剑雄,无心逗耍,便将它一掌扒开,接着喝斥:“去,我忙嘞。”
    狗讨没趣,摇着尾,走的讪讪的······
    外面送来三声巴掌,买春赶紧支起窗页,探出绢花摇曳的头,默笑着跟隐在树后的剑雄照了面。尔后,赶紧放下窗页,插上销,将各类化妆品一古脑儿扫入抽屉;抢过备在一旁的两米多长的绸带,胡乱的缚上小蛮腰;她灵猴般闪身蹦到壁巷口,拉开后门欲往外溜,肩胛却被一支有力的手给钳住了。
    “应祥龙,放开我。”她说。
    祥龙抑着声威胁:“别去。要不我喊妈了”
    “扭秧歌,庆国庆,我错在那里?”
    “我不准你跟男人跳舞。”
    “我跟你跳,你何的不跳?”
    “吃自家饭做自家事,不跳就是不跳。”
    “何必呢,”她笑着,軟着声气说;“哥,放开。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讲话算数?”
    “算数。”
    祥龙一松手,买春矫如脱兔般跑开了······
    “你,你······”被耍的祥龙气红了脸,拔腿便追······
    买春闪腰回身;祥龙扑空倒地。他跳起身欲作反扑;钱买春早从门旮旯抢过门杠挥舞着向他示威。祥龙被虚张的声势所惑,夺路欲逃;买春顽笑着唤过大黄狗:“黄黄,咻咻,咬!”
    “钱买春,你疯了?!”
    “咬!咬封建脑壳。咬!”

“钱买春,还不把狗唤住!”祥龙喊着,交架着黄狗的扑咬,突然撞进了从桂花树后窜出的陆剑雄的怀里······
    见两个男人跌坐在地;钱买春笑得前合后仰······
    “你,你嬲瞎眼睛呀?”看清了对方是情敌,祥龙更是怒发冲冠。
    “呸!你讲理么?撞尸撞倒了我,你还气壮呢。你!”剑雄跃起身,拉开了决斗的架式。
    祥龙怕谁?他是野性十足的船把式。对面屋的女人被咯条骚牯粘上,他早想替同行哥出出恶气呢,今天畜生竟敢碰他的女人,咯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打!不打白不打。送菜上砧板,他正想练刀法呢。应祥龙挥臂欲下致命拳;钱买春挺身隔了上来。
    “应祥龙,你是角色冲我来。”
    见买春袒护自己,剑雄窃喜。他有一百个理由认定,钱买春爱的是他陆剑雄。是呀,夜间在酒旗庙排练,他没少作肌肤撩逗,俏佳人虽故作不解风情,却也似不经意的惹动了他的身底灵犀啊。想到此,裆间物兴头得又要插进自家的屁眼了。他赶紧把手伸进裤袋,按住特爱冲动的家伙,立过一边作壁上观。
    嘘嘘地,祥龙招架着黄狗······
    “钱买春,你有狠气,唤住狗,看我给不给你个厉害?”
    狗吠声引出了钱三晋夫妇,也引出了孕妇陶冰梅和近边峦转的街坊们。
    “大清早的狗咬鸡飞,发癫呀!?”
    买春唤住狗,不去理母亲的指责,继续对付应祥龙。
    “来呀。是好汉就过来。冰梅姐闪开。各位街坊看好了,今天他应祥龙不拿出厉害给我看,他就是冰梅肚里的血胞崽。”
    街坊轰起了笑;冰梅羞红了脸。
    “鬼精婆!作贱应祥龙倒拿我开心。”
    “姐,你不懂。他个封建脑壳好烦人!解放了,男女平等了,他还想把我系在裤头上。告诉你,应祥龙,我若有心偷男人,让野老公嬲了,还得让你帮我系裤带。”
    买春语出惊人,把一街老少逗得笑咽了气。祥龙可怜,被她激将得猴蹦蹦的穷跳骂。
    “钱买春,你过来。有狠气就过来!”
    “屌屌,祥龙变屌屌。”买春玩笑着,一味撩拨。
    布店帐房廖四爷从人群中走出来,嘻着一嘴焦黄的草鱼牙。他说:“买春,你咯也叫骂人?祥龙无屌屌你会爱他?当初为了他,是哪个让澶水把粉袋差点给浮走了?”
    廖四爷的话逗得众人笑倒好几个。买春被点了穴氹,脸也红了。
    “老鬼,昨晚喝夜壶水了是么?好一张臭口。大清早的,要你帮他撑裤裆!?”
    见买春红唇白齿的不饶人,廖四爷趣笑着说:“哟啧啧,我帮他撑裤裆,你有便宜占?”
    “呸!我夹扁你老不死的鼻涕虫!”
    “好个赤心辣钱买春,野话出得口。服行服行。”见四爷打拱手,众人笑得更欢了。
    “买春,冇大冇细,冇像话!”娘不无宠爱的嗔责:“你看你,一大早打扮得妖里妖气,疯疯癫癫成天在外跳,像麽咯?”

“呸!你俩死封建。解放了,男女平等了。我劝他跟我一道参加政府的活动他不依,反来干涉我。”
    “不参加活动,共产党岂奈我百姓何?”

“侄郎此话差矣。共产党安了天下,是百姓的福址。迎解放庆国庆有意义啊。喏,连我咯老头都参加吹锁呐呢。”
    四爷这会儿在帮买春讲话了。
    “是嘛。四爷都参加了,你凭么咯干涉她?”陆剑雄趁机插了一嘴。
    “放屁,你算么咯东西?不识耻咯骚牯!”祥龙见他就上火,话里也就含了沙。
    “莫要挑水寻错码头。我嫁给你不是卖给你。朋友还得要。剑雄,我俚走。”
    “慢。”三晋老爷子挡着他俩对祥龙说:“哈巴伢子,不是我护着女儿,买春是对咯。参加政府咯活动,好呀!年轻人该当求上进。买春要你跟人家去舞狮,咯是你咯拿手戏,何的不去呢?去吧,活动去,粉店咯生意有我跟你岳母照看。”
    陆剑雄没辙了,见上代倒插门女婿护着下代倒插门女婿,他感觉很无趣,便怏怏不乐的一个人先走了。
    “你去不去?”见剑雄已走,买春顽皮的笑睇着祥龙。
    “去。”祥龙再不敢犹豫,拉着买春就走······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