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无墨

跟恩师——“无始无终”学写诗词,秉持恩师的风骨!

 
 
 

日志

 
 
关于我

郎溪县六届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先后在茶机厂,茶场技校任职,现在茶场中学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家丑不外扬  

2017-01-26 17: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无始无终《【原创】家丑不外扬》


   

        成天象喜鹊欢搧翅膀似的钱买春,这几天焖盖了。每个月必来的月经空断了五十多天。脾胃腻腻的总想呕吐。莫非是他·······不得了!天杀的陆剑雄······真不该疼惜他。想到这事,她打了个寒颤。是呀,她放一寸,他进一尺;她松一尺,他干脆就猴上来了。咯死鬼!让他给戳出事来了。 
        自己是志愿军的未婚妻,军婚啊······不行!得想个办法。爹地是郎中,必定有堕胎的单方。对,趁爹地不在,上他书房翻翻去。 
       《离骚》《楚辞》《春秋》《左传.》《辍耕录》《本草纲目》《养生要录》《天地阴阳······》咳!全是晦涩难懂的古书。《肉蒲团》也难懂。《江南销夏》吙!有图有文,好看。呀······天——好痞好痞的画呀!啧啧啧······全是自己跟应祥龙、陆剑雄干的那种事呢。 
        脸热心跳,好似抓着一团火,她将这书丢甩不迭。哇······爹地也咯样下流?竟收藏着如此龌龊不堪的东西。男人都如此么?买春心底生起了一团疑问,心却象钟在撞;象鹿在顶。呀······不不不。是猫,发情的猫,在抓!在挠!罪过哟······忒撩情的罪过!诱人抑不住要去以身试犯的罪过。抵不住了······要犯罪了。要犯!偏敢犯!她窃笑着······心里的顽劣偏要作弄心里的惧怕。象是在跟别人斗法,她拾起被自己甩掉的《江南销夏》认真的翻了起来。 
        翻着、看着,看着、翻着······不自在了。身心尤如火灸。敏捷的身子被欲火炙烤得软糯糯、烫糍糍的······无处不在的猫啊!挠得全身发痒、痒得发颤。身底深处的火······空落落的,馋火、饿火,披芒裹刺般引她挖、掏、抽、插······喔!湮没了;她被自己引发的潮水湮没了。让人死而无悔的沉溺哟······全是跟剑雄干的那滋味。寃家啊!偏能让人气穴通泰、心旷神怡。祥龙呢?祥龙给了她一次,仅有的一次。第二天他就跟部队走了。不该有了那一次,给她留下的是无尽的渴望······ 
        那是初夜,珍贵的初夜啊!牛刀小试,怯迎锋刃。很害怕!是小孩害怕听鬼故事却又缠着大人讲鬼故事的那种害怕;很羞涩!是眼馋他人硕果却禁不住偷食的羞涩;很迷乱!是那种欲拒还迎却伤得自己落红点点的迷乱······ 
        爹地龌龊?祥龙龌龊?剑雄龌龊?有点儿。男人似应有了这类龌龊才吸引女人。自己不就瘾上了这龌龊?不想它。眼下要紧的是把肚里咯砣搅着剑雄精血的孽障打下来。不然,军法不容;世人的口水更会淹死人。咯事绝不能让母亲晓得。老古董一旦得知,不逼她的宝贝女把门前的澶河水喝干才怪呢。 
        堕胎的处方终于没找着,把爹地的书放回原处,她决定找冰梅姐讨主意去······
        成顺祥做了爷爷,好比叫化子做了状元——穷快活。人问:撞元爷,何的咯样快活?他手盛汤园,口打哈哈:“冇见我那婊子养的孙崽仔几多乖?岁多的囝仔雄纠纠气昂昂唱得溜圝。” 
       “龙生龙凤生凤,冇错的。撞元爷的孙将来必定是状元。咦——喜癫了罢?我咯一碗多出一粒了!” 
       “是么?”老头惊乍过后便堆出一脸笑:“街弟街兄,算我得个孙子,加个意。” 
       “哦!多谢了。望你龙孙健旺如小狗。” 
        健旺如小狗?咯咋口风好! 
        撞元爷索性大方起来,以后的汤圆一律加个意,且比先前甜了几分。其实老人的慷慨不无狡黠,加一粒汤圆半钱糖,生意空前好起来不说,讨得世人好口风,赚出成家一份福啊! 
        然而,好景终究不长。四年前被国民党抓了壮丁的大儿子成生寿被解放军俘虏后不愿在人民军队干,于上个月被打发回来了。 
        回来好,和着一家人,小买卖凑合着做罢,饿不死胀不死,小户人家图个温饱就行了。怎奈大儿子是见过世面的,被战火淬过的心绝对刚硬,做过几天生意便大发雷霆:“我俚是么咯人家?穷光蛋一抱!化钱买空话,上澶河喝水去。人家二十个汤圆卖五分,我家二十一个卖五分,凭哪门要白送一个去讨人家的空话?” 
        “你没看见我家生意几多好?” 
        “好个鬼!我冇当兵那阵子,都划算着要买屋,如今过来四、五年,还是租住人家的屋。” 
        “你何的咯样不讲理?你被抽壮丁,你娘活活气死,为你娘打丧堂化去好几万(解放前夕发行的金圆劵)买棺木还是化了人家的缘。那年景兵慌马乱,物价一天一涨,金圆劵不如一张解手纸,买屋?买纸屋都冇人扎呢。” 
        “你的钱买人家的东西不值钱,人家的钱买你的东西就值钱了,你他妈晓得做老子条卵的生意。”兵的恶习,成生寿发挥得炉火纯青。 
        老头气得涕泪横流,半天回不过气。 
        大伯子不讲理,冰梅自然明白。他赤条条光棍一个回的家,如今是奔三十的人了,娶妻养崽、创家业,那项离得开钱?碍着老弟和弟媳的面子,逼着向老人要钱,到底有失兄长风度,能把爹地当家的那份权力要过来,钱不就名正言顺的归他支配了?他回家不到二十天,吵闹足有三四次。街坊都看出来了,大伯子是在逼她表态。前天,对门银梦荷提醒她说:“看到么?你大伯冇安好心。莫哈,防着点,” 
        冰梅不以为意,把此事看得淡然。她说想当家就让他当呗。老人同路只半世。他大伯想操咯份心也不是坏事。
        作为外人的梦荷倒替她着了急。 
        “你好糊涂!丢开生福压肩膀的钱不算,你推针屁眼挣的分分厘厘全让你爹地掌着,咯份钱落在他手中,你不亏?” 
        冰梅当然懂这层厉害,她却按她的想法说:“我俩结婚生崽,没多有小的也花了家里的钱,现如今我俩倒是进多出少,可是看着他大伯冇成家,能不帮爹地分点忧?” 
        “分忧?你分得完么?做兄弟的松泛,送几十是几十,送几百是几百,明里送的是人情,值!” 
        “咯是分门立户的讲法。我可做不来。自家兄弟不讲值不值,我只图兄弟妯娌一家热热闹闹过日子。嫂子啊你不晓得,想起我娘家那份孤立无助,我就发悚。” 
        是的,冰梅是苦过来的人。她个美人胎子,按理是不愁嫁不到富贵人家去,她于成家为媳,确也是降了等的。但,按她娘家的境况,成家能接纳她,也够大度了。那是个怎样让人绝望的家啊! 
        她生于滴水成冰的隆冬,懂医理的爷爷为她取了个很诗意的名——冰梅。 
        能产生有诗才的老先生的家庭,自然是发达过的。那是爷爷以上的老辈的辉煌,于冰梅父亲这一辈已很现衰微了。 
        爷爷懂医理,于遗传学却一窍不通。在封闭爱情象封闭老酒于地窖的社会,老先生竟闹家庭革命,非姑表妹不娶。于是,陶家的“宝玉”趁了娶“林妹妹”之愿,结果却是冰梅之父的痴呆。 
        痴呆人于这世间实在不该娶亲,可医理先生还是象模象样的为他仅有的儿子——痴呆人完了婚。 
        痴呆人养家没本事,发种却能干。冰梅的母亲——邹氏,头胎生下冰梅的姐姐,迹象表明痴呆之症已有传人,于医道车轻就熟的老先生,于人道也宽厚,他欢欢喜喜的接受了第二代痴呆人,并为她取名——秋红。 
        秋红之后便生下了她。她替着妈的灵性,很招人喜欢。可老先生却不喜欢了。他想要的不是孙女。他想要孙子;他希望痴呆儿子为他接上香火。 
        他愁他闷他病倒了。陶家不能无后。仅有的痴呆儿子更不能无后。他决心等。以他坚强的意念维系危疾之躯。 
        到底等到了。儿媳第三胎生了个崽。承接香火有传人,痴呆儿子有依托。喜事,天大的喜事。老先生临终前为龙孙取名承喜,此事一了,便眉蔽眼闭告别了人间。 
        他如愿以偿的走了,留下他心爱的姑表妹——冰梅的奶奶;留下爱之所生的痴呆儿子;留下痴呆儿子与邹氏嬲出的三个不尽如意的孙儿孙女,日子怎样打发他就不能再想了。 
        老太太与少夫人都是三寸金莲难出户的,担家养口之责自然只落在痴呆人肩上了。可怜身为人父的痴呆人,于老父走后一个月上山打柴,不幸栽入井坑,一命呜呼了。 
         呜呼就呜呼罢,谁都难免呜呼。为如此弱将之呜呼,不必多费精气神。可老夫人偏难看透,丈夫死,儿子亡,一气加二气,两气攻心,把个清白的脑壳气昏暗了,从此疯疯癫癫失了自律。 
        可怜邹氏,面对老弱疯癫幼五张口,于陶家香火传递如何延续的事儿乱了方寸。路失经纬得问人,于是她向不出五服的堂兄陶万升讨主意,结果以堂兄的善心做出如下调摆: 
        老祖母带俩孙女跟侄儿陶万升过日子,仅有的四亩田写在陶万升的名下; 
        邹氏带陶承喜下堂(改嫁),但,承喜不可改陶姓; 
        四排三间一进房产由陶承喜承继; 
        邹氏带走属她名下的衣物器具,其余留给祖孙三人使用。 
        从此,冰梅与痴呆姐姐、疯子奶奶在堂伯陶万升的管束下讨生活。母亲带着弟弟承喜,改嫁柳城冲,给卖丁汉柳孝义为妻,一个轻烟旺火的家于医理先生撒手不到两个月便分崩离析了。 
        逼于不幸的迫压,冰梅从六七岁便开始学做鞋、缝衣。堂伯名为祖孙三个的保护人,得到的是四亩田的实惠。一年四石谷、六斤油,交给她三奶孙便诸事不管。谷怎样舂成米,米怎样烧成饭,种菜,砍柴都是小冰梅的事。 
        那份苦吃得很伤心。她自知家运不济,以自己一双巧手与成家拉平,她很知足。她不恃高强,只记着应尽的妇道,任劳任怨的侍奉着成家的老老少少。 
        今天大伯又吵了,冰梅带着生福的意向,背后劝爹地把当家理财的担子让给大哥,无奈爹地不肯。冰梅想,大哥如此吵,也许多余我夫妻母子三张口罢。若真是这样,何不自退江山,把分家的意思讲出来。想到此,她正待开口,买春来了。 
        买春见屋里气氛不对,便说:“哟——大水冲了龙皇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吵架了?” 
        冰梅强笑着递过一张凳。“吵?有么咯好吵?”接下说:“都是我添的麻烦。我夫妻、母子三张口合着大家吃,太占便宜了。咯样罢,让爹地把我三口分出来好了。” 
       “要分家?”未等成生寿开口,买春的哈哈里打出一句话来:“生寿哥,你该想清白。不是妹妹我嘴快,她夫妻可不是吃闲饭的。你家的事我清楚,生福哥做生意不在行,脚力钱可没少赚,一趟广西来回,三五几十的,分分厘厘都进了老爹的手。你老弟嫂呢?更不用说,替人家做鞋缝衣,都是起三更做半夜的,这一年多,你侄儿占了手,家里的油盐钱她还是挣了的。顺祥老爹常感叹,他俩口子的确无私,放哪个?哪个也不干。莫闹,听我的,和着过吧。” 
        “分家不是我的意思。老妹你看,老弟的崽伢都两岁了,弟媳看着又要坐月了,我------还是光棍------家无积存,哪个肯把妹子往糠箩里丢?” 
        “大哥,弟媳我无功可摆,体谅你的一颗心还有。当着閭长的面我就丢句话,爹地老了,生意上的事就别管。汤圆担子连带本钱,交给大哥你去做,我跟福生的收入一五一十的仍然交给爹地,大哥成亲的事也由爹地操心着办,你看行么? ”

        “还有不行的?有咯样贤惠的弟媳该知足。”买春的话让成生寿脸上挂出些许羞赧,他看了看默不作声的父亲,勾着头走了。

        等他父子都离去了,买春放低声气附在冰梅的耳边说:“姐,给我出个主意吧。

        “哟——你个当閭长的主意还少?用得着我给你凑主意?”

        “不嘛,你答应不答应嘛?”她说着,牛皮糖似的粘了过去。

        “鬼婆,放出咯种半截屁,我可闻不出味儿来。” 
       “你答应我不跟别人讲行么?” 
       “么子见不得人的事?撞神撞鬼的。” 
       “就是见不得人的事。答应我,莫跟别个讲,行么?” 
       “不行!你莫讲。” 
       “不——我恨死你了!”买春娇腻得近似无赖。哏哏地在冰梅的膀子上掐了一把。 
       “哎哟——你疯啦!我才没闲心活舌呢(搬弄是非)。人家偷人做贼我都懒得探。” 
       “姐,我就是做了贼。” 
       “你——做贼!?”冰梅捂着笑嘴······对这个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小妹时不时生出的噱头,她总会产生极浓的兴趣。 
       “真的。我,我偷了人。” 
       “你······哈哈哈哈,你?”看着买春煞有介事的样子,冰梅笑岔了气。 
       “咳!”买春跺脚大叫:“再笑我就发脾气了。” 
       见买春急红了脸,冰梅睁大了问眼。这鬼婆真还不是耍噱头呢。 
       “姐,你得给我想办法。我······我怀上陆剑雄的崽了。”说毕,眼泪也跟着来了。 
        这会儿冰梅可真的让她给吓着了。 
       “姐,我······是不是······太烂了?真的,看到他我就······想要。好想好想啊。我恨!暗中还搧了自己几个耳巴子。烦啊。总管不住自己。我想过用刀一刀了结。我······”她说不下去了,拼命地捶头揪发······ 
        冰梅吓得赶紧将她抱在自己高隆的肚腹上。轻轻地抚着她的头说:“哈妹妹,千万别咯样想。咯不是烂事。不是的!女人······不。凡人有了那个开头,都难管住自己的。” 
       “!?”买春从冰梅的怀里抬起头,一肚腹惊疑凝在眼中。 
       “你跟······生福哥也是······咯样子的?” 
       冰梅绯红了脸,抚着自己的大肚子轻声说:“看,肚里的又长大了。生成功之前还犯 (流产)了一个呢。咯是第三胎。” 
       “我······跟他······名不正言不顺······” 
       “咯······”冰梅语塞。从情感讲她是向着祥龙的。作为长相厮守的伴侣,跟生福一样,祥龙是个能让女人放心的好男人。可是如今他远在朝鲜,买春要摆脱姓陆的肯定难。那家伙太乱人方寸! 
       “姐,你讲,我有么咯办法?” 
       “你······横竖是上他手了,跟定他算了。” 
       “你胡涂!我是军婚。” 
       “你跟祥龙只是订婚,按理······” 
       “不不不。我、我跟祥龙······已同过床的。” 
        冰梅笑了笑,似在预料之中。 
        “姐,我想打胎。“ 
        “打胎?你舍得?” 
        “舍不得也要打。” 
        “打了能保证不跟他再有?” 
        “咯······我不敢······肯定。” 
        “是呀。再跟他怀上,你又何得了?” 
        “我······”一阵沉默过去,小女子展着一脸无奈:“真不晓得······何咯办?” 
        她太清楚自己了。只要见他迈进对面那个女人的门坎,心底的醋劲就会翻江倒海。 
        “姐。我好难。我不甘心对面屋······” 
        “别提她。”冰梅很知买春心思,打断她的话问:“祥龙和姓陆的,你爱哪个?” 
        “我······剖开圝心讲,我、两个都爱。” 
         冰梅的眼睁得闭不拢了。这个小妹,率真的犯懵! 
        “哈妹妹,你终归只能跟一个啊!” 
        “我明白,我只能跟应祥龙。他是我自己相中的;是街坊认可的;更是我父母中意的。” 
        “好啊。下决心丢开姓陆的。” 
        “好个屁!你还冇给我出主意呢。肚里的何咯办?” 
        “咯事······我还真没经历过呢。听说用麝香蛮见效。不过······别乱来哟。我替你去问问医生再说罢。” 
        成生寿接过父亲的汤圆担,一个冬季做下来,利润没交一分,连头本都没还足。旺季尚且如此,淡季还能指望从猴子手中掰回苞谷? 
        春节前,成老太爷在二儿子和二媳妇的帮衬下为大儿子娶了个哑女,将将就就地把亲迎进了门,多年的积蓄也就沙底塘似的被滤干了。接着开春,冰梅又生了个带壶嘴的太岁。到底是喜事,不会被无钱过日子的忧愁给冲淡,老太爷照常陶醉在取名字的喜悦中。他乐呵呵地为二孙子取名叫成业,并说,今后再生,依次为老三取名“有”,为老四取名“成”,凑起来便“功业有成”。再以后,便金、银、财、宝、长、命、富、贵、利、禄、寿、禧······ 
        愿望挺实在,前景也诱人。只是目前一家七口的吃喝就只能指望从成生福的肩膀骨里榨了。 
        生存的尴尬使成老太爷的喜悦终于维持不下去了。这几天二孙子哭得很带劲!不停不歇,没日没夜,哭得冰梅六神无主,于绝望处又只得求助算命。“穷看八字富烧香” 这睿智的生活哲言于现实人生真的是太精确了。 
        先生问过八字,翻着一双黒白不分的眼珠子,子、丑、已、卯地道得鼻孔朝了天。 
        “老大虎,老二龙,龙虎斗,命犯尅。两个全无兄弟缘份。老大八字大,命无兄弟姐妹,生性独往独来。命得贵人提带,是辅左天子的人才。咯命好!只是三到六岁要犯灾星,闯过咯个波劫有后福。成家当保老二,把老大送人为上。不然······当家的在么?” 
       “在。”老太爷忙应着。 
       “当家的要我直言么?” 
       “直言。只管直言。”成家父、子、媳都振作了,三双亮眼满布虔诚地盯定一双昏眼,关注着先生的“直言”。 
       “水难盖过土,龙难斗过虎。老二命难保。” 
       如此直言恐慌得六只亮眼暗然无光。当家的急了,问:“先生,有解么?” 
        “难讲。写几张万民贴贴贴看,或许有用。”先生不再多话,讨过一角钱,拉着《夜深沉》探探索索的离去了。 
        “天皇皇,地皇皇,家里有个夜哭郎……”之类的贴子贴了,竟无作用,二孙子的哭声和瞎先生的琴声一样,周而复始,不屈不挠,有点不把成功挤出家门绝不罢休的势头了。 
        冰梅终于沉不住气,当着爹地的面对成生福叫急:“二爹,把成功给人吧,要不成业难成人。” 
        成生福是洞天宫门前的石狮——实口难开,听说要把老大送人,半天吐出一句话:“成业哭怪成功?没由来。天天吃冇油菜,你那奶子里全是清水呢。尿臊臊的,我闻着都倒胃。” 
        儿子这一说很让老太爷失了底气,羞愧跟着上了脸。 
       “投到我成家的儿孙怎可送人?不能。不信成家塘不深。咯个月事情凑一块了。柳家打了地主,漕房歇了工,汤圆也没得卖了。去年冬天你哥一完婚,钱是没剩几个了。冰梅晓得,下半年是哑巴嫂子落月的日子,总得攒几个买蛋钱是么?喏,昨天卖了几担淤,这两角钱你娘娘崽崽私下拿去买付猪脊骨啃吧。”说毕,将两角钱置于桌上,无趣地走了。 
        成生福拿过钱,立即买回了一付猪脊骨。是夜,喝过骨头汤的冰梅,乳汁果然浓白了。小家伙让滋味塞了口,人就安静了。猪骨头替代了瞎先生的解命符,顾全了成功和成业的兄弟情谊,让他俩继续当成生福的崽,圆爷爷“功业有成”的美梦。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