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无墨

跟恩师——“无始无终”学写诗词,秉持恩师的风骨!

 
 
 

日志

 
 
关于我

郎溪县六届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先后在茶机厂,茶场技校任职,现在茶场中学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 情结蝶祸  

2017-02-06 07:5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无始无终《【原创】 情结蝶祸》


       
 码头边那棵老水柳树已經绿得蓬勃了。在它的蔽荫下,河畔石头縫间长出的那丛野石榴正将它火红的花骨朵伸临水面,似在为她浓艳的热色讨求一丝清凉。                                                                                 农家开始尝新(煮食即将收割的稻米)。学校也放暑假了。成老太爷的热汤圆识时务的退出了市场。成生寿进了人家的米豆腐作坊当了雇工,老太爷便以儿子所在作坊生产的产品在家门口做起凉醋米豆腐的生意来。冰梅总是忙的,时下她邀了哑嫂上了一家合作社的鞭炮厂搓鞭炮筒子。                             成金、成银去了客婆家,小大哥成功承担了照管弟弟的任务。这天,他带弟弟在屋里玩“斗蚌壳”,“澜水鸟”叽叽啾啾的在叫,他走去一看,“蚊子鱼”(水鸟的食物)没有了。 

         “我上小毛家取鸟食去。”他交代过弟弟,便向吊楼走去······ 
        小毛和佴妹不在,银娘娘躺在凉床上抽水烟······ 
         “ 哟——郎巴公快过来。让岳母亲一口!”银梦荷把声调扬得高高的,故意要使对面屋里那个坐在柜台后的情敌听到。 
              

成功不喜欢银娘娘,讨厌她满嘴烟酸臭。他刚要躲开她,谁知却让她蒲扇面大的手掌给钳住了。她把他搂在怀里又亲又吻,嘻嘻哈哈地高声数落:“多崽多福气。我就喜欢跟你娘老子结亲家。郎巴公咯身嫩肉肉硬是爱死人。岳母娘硬要吃了你,吞了你······” 

        钱买春向这边瞟过一眼,把厌恶化作一口铁沙似的唾液,冲门外哏哏地啐去,尔后立马一扭身,亮给贱妇一屁股不屑······ 
        佴妹和小毛回来了,各人口里含了一个“辣子”糖。梦荷见了问:“鸭毛卖了几分钱?” 
        “五分。”小毛了亮出手中的钱。 
        “何的只剩三分了?” 
        “两分钱买糖了。” 
        “就你俩好吃。佴妹,给你男人一个糖。”银梦荷此刻很豪气,把声气扬得象在万人大会上做报告。 
        三个小孩很是惊讶。佴妹嗫嘘着说:“我吃完了。叫哥哥给。” 
        小毛刮着脸皮羞妹妹:“他是你男人!?你嫁男人了。该你给。” 
        “是呀,成功是你男人,该当你给。”梦荷索兴把“男人”二字强调得意气飞扬。瞟着对门那个被激怒的背影,快意的把嘴扁成了一张往下弯的弓。 
        成功见他俩吸得津津有味,馋馋地咽了口唾液。想起爷爷说过的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他说:“我怕辣。我不吃辣子糖。” 
        杜家母子三个被成功的话逗得大笑起来。小毛更是笑出一脸鄙夷:“嘿嘿,好有味。我今天才听你说,辣子糖辣——” 
        成功被取笑,委屈得快要哭了。他咬着唇欲往家跑,干娘叫住了他:“成功,来来来。帮干娘看看店。我上閭里有点事。记住,别走开,防着扒手。” 
        买春交代毕,不无快意的走了;不知就里的成功,坐进了干娘的柜台;对门母子遭了一记闷棍,很是无趣的缩回了吊楼......

        这几天成老撞元的凉醋米豆腐生意出奇的好。南乡的煤炭一进城,煤炭佬便围着老人的摊子不吃个畅意不去卖煤。此刻码头人上人下,河里船去船来。禾生伯撑着一船人往对河去了,他家吊楼檐壁前歇了一长溜煤炭担,挑煤人在老人的滩前吃饱喝足,便挨个的挑着担去到河边,双手捧着水不住的往煤担上浇,煤担“吃”饱了水,淤筛下便滤出了浓浓的煤汁,立刻,大半条河就被染成黒黝黝的了。 
        三奶奶接手后,成功去到爷爷身边问:“煤炭洗了澡,何的还是黒的?” 
        爷爷说:“煤炭骨骨是黒咯,洗了澡何的不黒!?” 
        “洗了澡是黒的,何的还要洗呢?” 
        “煤炭生意不好做,煤炭佬就变着法子让煤炭洗澡增添重量。洗了澡的煤一卖脱手,他俚就取笑啰:城里人不识好,煤炭要洗澡。” 
        “爷爷也是不识好的,是吗?” 
        “怪话!爷爷从来不买洗过澡的煤。洗过澡,添了水,份量重了划不来。懂么?将来你当家,切记切记别让煤炭佬当空子。” 
        家教之于成老太爷的日常渗透法是这般的水到渠成,他的廉结和狡黠与他执掌着的清贫家势绝不相悖。尽管这生发于拮据时世的哲学对于小孙孙的幼小心田播种得过早过沉,然而,相同的血缘总能消化这份难得的养料。 
        抵制“辣子”糖的诱惑且不屈于富贵(姑且一说)之辱,何尝不是民族精髓之于儿孙一份割不断的遗传呢?贫贱不可屈,富贵不可淫,老祖宗唯有这份遗传份量最沉重;质地最高贵;品性最桀傲。别人的就是别人的。眼红别人的东西不是大丈夫。 
        友情,真正的友情他能感知得到。他跟禾生伯的友情就是最好的左证。 
        禾生伯的船撑过来了,他将篙把船插定,端着个青花瓷碗向他走来······ 
         “一大碗呢。澜水鸟吃三天也吃不完。” 
        成功接过禾生伯的“蚊子”鱼,很是欢喜地为“澜水鸟”开早餐。 
        “成功,把笼子提出来。老弟要看鸟鸟吃鱼呢。”爷爷在叫他。 

        老弟成业正缠着爷爷要米豆腐吃,这会儿生意正好,他得帮着转移开老弟的兴趣。于是,  他来到门外,将鸟“笼”挂在竹椅的横杠上,尔后,一边喂鸟一边唱:“澜水鸟鸟,来到江边,洗把澡澡······” 
        鸟鸟欢跳,老弟嘻笑,成功唱得一声比一声高······ 
        “嘻嘻······真好听!” 
        背后一个女孩的笑叹转移了成功的兴致。 
        “你教我唱,好吗?”女孩走近他身边。 
        成功定定地盯着她,情不自禁的生出个赞叹:“哇!好乖态。” 
        “乖态”。五岁男孩对小姑娘的赞叹真也十分贴切。姑娘的小脸椭椭的圆;眼睛清澈的亮;鼻梁小小的高;嘴唇圆嘟嘟的红。她冲着他笑,用两个酒涡醉人。成功不解醉意,只用傻呆呆的大眼睛盯着她卷卷的、青青的、扎着红绸蝴蝶结的独尾巴辫子。 
        她拿着个鲜红的“辣子”糖在一口一口地吸,吸得极甜极甜的样子,很让成功的嘴也跟着动呢。 
        “你教我唱好吗?”小姑娘离他更近了。 
        糖的浓浓的甜香诱惑着他,他仿着她,抿吸着嘴。姑娘见成功那馋相,忍俊不禁的笑着,把两只眼笑成了两弯倒挂的月;那一嘴瓷白的贝齿也从她湿润润的笑嘴缝里甜甜的探了出来。 
        “你吸一吸,好甜好甜!”她将糖递到他唇边。 
        他将脸转过一边,见爷爷在接待几个顾客,他再也顾不了“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的家誡,就着姑娘的手,疾急地吸了一口。 
        啊!“辣子”糖果然不辣。好甜好香好爽口啊!他贪婪的吮吸着,眼里涌满了对小姑娘的感激的神光。 
        “小妹妹,好吃吗?”姑娘以大姐姐的口气问。 
        “我不是妹妹。我是哥哥。” 
        “你好好看吔——比小小姨还好看。” 
        “小小姨是那个?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她好有名呢。她是演满姑娘的俞芙蓉。我最爱看她演的满姑娘。” 
        “不,我不象她。她是女人。我是男人。” 
        “你——是男人?!我不信。” 
        “骗你是小狗。” 
        “不信不信不信······”姑娘将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信你看。” 
        女孩就着男孩翻下的小裤衩看到了他的小雀雀。羞羞的,她捂着脸咯咯地笑。 
        “好。我信了。我叫你老弟好么?喏,辣子糖你吃,我不要了。” 
        成功正要去接小姑娘递上的糖,刚巧被走过来的弟弟看到了,他更是喊着叫着要吃糖。这一闹,不廉者偷受嗟来之食的事件终于被爷爷逮着了。老人家坚决不准兄弟俩接受小姑娘的糖。 
        业业哭闹着,爷爷失了主意。 
         “小妹,糖多少钱一个?”爷爷问。 
         “一分钱两个。” 
         “咯样罢,”爷爷说:“我的凉醋米豆腐两分钱一碗,你给我一个辣子糖是五厘钱,我给你半碗的一半米豆腐,好么?” 
         姑娘咯咯地笑着,显出一脸惊奇。 
         “老爷爷好会算算术,比幼儿园的阿姨还狠。” 
         成老太爷不玩笑,他把这种事从来看得严肃。慎重其事的,他向小女孩解释:“我是童叟无欺的。小妹子,你看行么?” 
         姑娘不出声,微笑着把糖放在老爷爷的摊桌上便跑开了······
         糖被业业抓着放到了嘴里,爷爷只得从钱袋中摸出一分钱,反复叮嘱成功:“你去斋铺买两个糖,自己吃一个,退一个给人家。” 
        能被爷爷授于使钱的权力是非同寻常的。爷爷持家从来克俭,如此待他实在是破天荒。有了爷爷这份慷慨的鼓舞,他蹦跳着往斋铺跑······ 
        “等等。”小故娘追着他说:“你爷爷好小气。别去买,我不要你退。你教我唱歌好么?” 
        “爷爷不准我白吃人家的东西。” 
        “你告诉他,说你买了,退给我了。” 
        “爷爷不准我讲假话呢。” 
        “你把咯分钱存下,准我俩的好吗?” 
        成功欲点头,马上又摇头。 
        “你住在那里?”他问。 
        “我住在你家隔壁。看,我爸爸妈妈正往家里搬东西呢。” 
        經小姑娘指点,他看到了一个穿白衬衫蓝裙子的姑姑和一个穿白衬衫藏青色西裤的高个子叔叔正抬着一架漆光乌亮的梳妆台往隔壁的空房里搬。 
        房东伍奶奶出来了,肥嘴抿着一个笑:“你俩是教书先生,有钱的人。先预交十元罢。我得照顾生意去。” 
        “十元?不是说好五元钱一个月么?” 
        “预交的钱准押金。懂么?” 
        “何的?还要交押金?” 
        “是。你跟隔壁成顺祥家不同,他是我的老主顾,早先又同在一个东家做过事的。不信?你问问他去。” 
        “是是是,”成老太爷不很高兴的说:“承你对我另眼相看。同在柳家做过事,我可不敢跟你比。你是管家娘子啊。” 
        “嘻嘻,那是老黄历了。何的?是女先生付还是男先生付?”伍奶奶的独眼已放出了极多的不屑。 
        小姑娘的妈妈欲争辩,她爸爸已拿出十元钱递给伍奶奶说:“算了算了。拿去罢。” 
        看着伍奶奶走了,小姑娘扁了扁嘴说:“咯种人,好狡滑。” 
        “她常逼着向我爷爷要钱呢。” 
        “喔。你叫么咯名字?” 
        “我叫成功。你呢?” 
        “我叫黎离草。” 
        “好怪。”成功不懂便说怪。 
        “我爸爸和妈妈的名字更怪呢。” 
        “真的?”成功展出一脸好奇。 
        “我爸叫黎晓原。我妈叫崔又生。他俩是教书的。以后,你叫我爸黎老师。叫我妈崔老师。好吗?” 
        “黎老师,崔老师。”成功感觉很新奇。 
        “你爸爸妈妈叫么咯名字?” 
        “我二爹叫成生福,我娘叫陶冰梅。”说着他伸过手去摸了摸她的辫梢儿。 
        小姑娘见他很喜欢的样子,便将辫子递进他手中说:“好看么?” 
        “好看。”他很兴奋地玩着她的辫梢,按他每天看到的干娘的编法,把她的辫梢儿也编成了辫子。 
        “啊!你的手好巧。你几岁了?” 
        “我是国庆节生的,快满六岁了。你呢?” 
        小女孩泛出的酒涡里盛着个清甜的笑。她附在小男孩的耳边悄悄的说:“今天是七月二十四,是我满六岁的生日呢。” 
        “哦。我该叫你姐姐,是吗?” 
        “是。你该叫我姐姐。” 
        说话间他俩身边出现了一只闪悠悠的飞来飞去的白蝴蝶,黎离草高兴得跳了起来。她推着成功,要他去捉。 
        是因了辣子糖的恩泽还是因了长辫子的诱惑?抑或是因了黎离草生日的不寻常?男人的仗义自童稚的天性中竟也以骑士般的风度表现出来了。小男孩似是胸有成竹般追着、赶着,向蝴蝶扑去······ 
        蝴蝶作弄人,飞飞停停地引得他火烧火燎般抱定决心非捉到它不可。 
        蝴蝶飞到码头岸畔,绕着那丛野石榴飞了几圈,便停在一朵花的花蕊间了。 
        离花丛盛开的石畔一尺多远,那棵老水柳树的根部发出了几根新枝。两个小家伙躡手躡脚的走了过去,黎离草左手抓着水柳新枝,右手抓着成功的左手,成功便将身子尽量探出岸畔······眼看快够着蝴蝶了,咔嚓一声,柳枝断了,他俩双双掉入丈多深的岸畔底······ 
        他俩是被禾生伯救上来的。老汉冲着俩孩子的亲人及围观的人群说:“两个囡崽命大,,冇掉入水中,也冇撞在桩墩上,正正的卡在两根木桩之间呢。” 
        成老太爷被吓得战战竞竞的失了主意。此时,正从閭里赶回的买春扒开人墙挤到前面,见额上开了条口子的小女孩已被一对男妇抱着,便赶快捡视被爷爷抱着的成功身上的伤······ 
        成功没有外伤,脸色却白得吓人。买春是跟爹地学过点医道的,便在成功的身上捏拿着,摸到胸肋处,小家伙哇地叫了起来······ 
        “不得了,肋骨断了。多不凑巧,钱爷爷上来雨峰採药去了,咯个把月只怕难回。顺祥老爹,快抱着孩子跟咯两位······” 
       待买春说完,女孩的母亲快人快语的接过话头说:“对对对,一块上医院。我俩是咯鬼精婆的父母。您是······” 
        “我是孩子的娘娘。爷爷,我俚碰着好人了。快跟先生去,家里的生意我照看。” 

        天黒了,医院的病房里,冰梅守在儿子床边流泪。成老太爷陪在一旁嗫嘘着对儿媳说:“八字先生的话是应验了,命定的祸躲不脱。囡崽大难不死有后福。莫要伤心了。” 
        坐在对面床的崔老师附和着成爷爷说:“正是爷爷说的呢。撞祸了,只能咯样想。快莫烦,再烦也烦不转呢。”

冰梅抹干泪,抬头凝视着崔老师:“您······”
        “我姓崔。今天才搬到你家隔壁。你看我咯个鬼精婆,脑壳也开了坼。我跟她爸只顾搬家,全冇想她会闯咯大的祸。莫烦。我才懒得烦呢。” 
        “他崔姨,我晓得再烦也是白落烦。八字先生讲了,咯个囡奶崽三到六岁要犯灾星。坐实犯了,也就了了。只是咯皮肋骨,冇得十几块钱能接好?不怕您见笑,家无买盐钱呢。” 
        听儿媳论到钱,老太爷很有些抬不起头。他探过身来轻声嘀咕:“莫唱穷。”说毕,便放大声气:“你守在咯里,我去找钱。” 
        见老人家走了,崔老师稍事沉吟后说:“他爷爷一时半刻惹抓不拢,就莫去找了。目前两个小孩的住院费我都交了的,凑合着用罢,用完了再想办法。” 
        “他姨,我就为咯件事作难。让您垫钱,我······真过意不去。” 
        “看你说的。生得亲不如住得亲。隔壁邻居,相处的日子长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哪有个万世不求人的?嫂子硬戗,我可难保日后不求嫂子呢。” 
        “我何硬戗得起?太难为姨了。看来八字先生的话是极准的,咯哈崽命带贵人。我夫妻只好厚着脸,生受您的人情了。”

 

  住院期间,崔老师夫妇参加暑假扫盲下了乡,草草和成功便全由冰梅照看。一天,银梦荷带着佴妹来看成功,人未进门,粗喉大嗓先嚷进来了。 
        “我讲呢,硬是我家郎崽生就个天神相佑的命。冇落在墩尖儿上,也冇落进水里,偏偏就让两根桩墩卡着,硬就巧得出奇!” 
        冰梅正纳着鞋底,忙起身让座;佴妹见了成功,雀跃着去到他床前说:“你的澜水鸟我和哥哥帮你喂着,长得可好呢。” 
        “你何的不带来?我好想它。” 
        “陶姨,我想解大便。”草草在叫唤。 
        银梦荷听了,快人快语地支使佴妹:“去去去,陪黎家小妹上厕所去。我跟你阿婆娘要扯谈。 
        佴妹听娘的话,陪着草草去了······梦荷移到冰梅身边,眉动眼动嘴巴动的聊开了。 
        “冰梅啊难得你咯双手,替我家闷头牯做了双几好的鞋哟!他讲咯大半辈子都冇穿过咯么合脚的鞋呢。我叫他就穿上,他哪舍得?说是要等过年才穿呢。” 
        冰梅柔柔地笑着说:“一双鞋好意思上口?不是杜大哥救得及时,晓得成功还有命么?我不会许愿,等他二爹回来,商量着再报大哥大嫂的情。” 
        “哟啧啧,好姊好妹的咯样讲就见外了。梅姐,我正經的是来问你一件事呢。”她停了停,接着説:“听说成功订婚了?” 
        “生真怪道的。你从哪里听来咯种无落脚的话?” 
        “还瞒?小草小花的不是他婆娘?” 
        “大嫂,开玩笑得有个边。他读书人家的千金我俚攀得上?贴门贴户的只求处个和睦,哪能拿了棒杵就当真(针)?” 
        “不是便罢了。莫看她书香门第,配成功还够不上。不见那妹子人中短短的,耳朵薄如纸?漂亮倒也带得过,中看不中吃,晓得她有几岁寿年?纵然命长,财星多厄也苦一世。” 
        “哎呀,你真是老鸦嘴。我倒祈求菩萨保佑她一家长命富贵。” 
        “长命富贵哪个不想?哪个又能奈何命?我在十五、六岁如花似玉那时节,只想日后找个如意郎君。万万冇想到一场洪水把我的骨肉家财冲得精光。若真的冲光了倒也干净,哪想菩萨让个可当我爹的光棍将我打捞着做了他婆娘。我的命好么?如今他五十三岁了,我才二十五岁。咯时好啰,他的篙竿不中用了,我的船就泊在死水里?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才不枯守呢。” 
         “他娘娘,今历你来就跟我扯咯种白话?" 
         “是。姐姐,我只叹惜你!王宝钏守活寡还图个日后夫贵妻荣,你呢?成生福老实巴交卖牛力,为你掙来么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你睏了三百五十五日的冷板床。为他上敬老下养少。你有颜有色的,哪点比人弱?跟他一世,值么?” 
        冰梅听得有点云里雾里了,便打断她的话说:“你讲得我有点晕了。就不能清水点灯讲明亮?咯么四两棉花三两纱地纺(晃),我听不明白。” 
        “好!跟你直说。对河陆八爷的公子看中你了。” 
        “陆八爷的公子?”冰梅心里打了个愣瞪,心起警醒,形显迷糊。 
        “说白了,你也认得的。就是钱买春的老相好。” 
        “常年押着犯人从码头过的那位?” 
        “正是。高不成低不就的,都二十七、八了,还没定对象。常言说:男人大过二十五,不是狼就是虎。那件货当得铁棒杵。” 
        冰梅听红了脸,佯笑道:“剁蛋的!你咯样清楚他?” 
        梦荷笑得极暧昧的附在她耳边悄声感叹:“不瞒你,我跟他还在那位的前头呢。那家伙充心!” 
        冰梅皱了眉,睥睨着她不无轻慢的说:“你咯样喜欢他,不藏着掖着,翻得张张扬扬的,亏你出得口。” 
        “他奇货有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说道。咯楚南城谁人不晓?着上他的道,胜过抽鸦片!姐是哪世修的福,被他看上了,拿我当引线呢。” 
        冰梅把厌恶挂上了脸,强压着火气说:“你甘心作引线?” 
        “姐姐肯干,我讨碗剩饭知足了。” 
        冰梅终于沉下了脸,把话却讲得尽量的轻缓.:“他娘娘,我倒要劝你,虽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终非草木。你我已是人妻子母,应对得起男人对得起崽女。禾生哥是个难得的好人,你咯样待他,于心何忍?我呢,只求嫂子在姓陆的面前多讲点坏话。定要使他打消污人名节的念头。” 
        梦荷一阵缄默,尔后神情讪讪的说:“莫讲了。话在咯里讲咯里落。我走了。”说毕,便径自去到厕所,领着佴妹走了······ 

        “人无廉耻,不如早死。”冰梅抑着声忿懑地骂。 
       母亲跟银娘娘的话成功都听得仔细,虽不太明白话的意思,却从母亲恶心的情绪他感到,陆满满对母亲绝没怀好心。银娘娘对陆满满多好!陆满满对银娘娘却太狠。一想到在小毛家看到的情景,他忍不住对娘说:“姆妈你对。不要信银娘娘的话。不要跟陆满满好。’ 
        “鬼崽崽,你讲么咯?”儿子的话很让冰梅大感意外,她即刻有所警觉的追问。 
        “不要跟陆满满好。他好狠好狠!专跟银娘娘打架呢。” 
        “你、你如何晓得的?”冰梅又惊又怕。 
        “我在小毛家看到,他俩脱光衣服,闩上门在床上打得好凶好凶呢。” 
        “啊!”冰梅惊呆了:“你个鬼蛋崽崽,为何尽探大人的事?我的衙老子,以后再不要胡说八道。记得么?” 
        成功被母亲惊恐的情绪吓坏了。带着满腹困惑,他闭了嘴。 

        黎离草的伤愈合了,成功也能走动了。 
        早晨冰梅回了家,护士为草草拆了伤口的缝线。护士走后,草草从口袋里掏出一面小圆镜观看起眉心那道粉红的疤痕来······看着看着,伤心的哭了······ 
        “草草,何的哭?”成功移到她身边问。 
        “幼儿园的阿姨说,班上就数黎离草小朋友最美。现在······现在我成丑八怪了。”话毕,哭得更伤心了。 
        “草草别哭啊,你一哭伤口又会挣开了。 
        听成功这么说,她果然住了声。拿过小圆镜又看了起来······ 
       伤口缝合得很好,这是楚南著名的外科一把刀宁宥康大夫的作品。窄窄长长的一道疤从小姑娘的眉心一直飘向左上额,那粉红的一撇竟象一片嫩弱的小草,给她的眉眼平添一派意外的俊俏。 
        “草草,你错了。”成功鬼鬼地笑着说。 
        “何的?” 
        “你好好看啊!” 
        “哪个在夸我的病人好好看呀?”问话声中一个跟草草爸差不多年岁的大夫走到成功的床前说:“是你在夸我的病人,是吗?” 
        “是。她讲咯道疤让她变丑了。还哭呢。” 
        “唔——那就不对了。咯可是我送给你的一片仙草呢。” 
        “宁医生,给我------”成功故意欲言又止。 
        “么咯么咯?给你?你要么咯?”宁医生领会了小男孩的用意,故意追着问:“你想要么咯?” 
        “给我也来一片仙草,行么?” 
        “给你?那可不行。小女生可以扎蝴蝶结,你能扎么?小女生可以带珍珠项链,你能带么?你要在咯里来片仙草,那才叫丑八怪呢。” 
        听着一大一小两个男生的对话,小姑娘忍俊不禁的乐开了怀。她再一次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转身盯着成功问:“你喜欢咯片仙草?” 
        “喜欢喜欢喜欢------”小男孩鸡啄米般不住地点着头。 
        草草又附在成功的耳别悄悄说:“今后人家嫌我是丑婆子,我就嫁给你好么?” 
        见成功没出声地笑,清亮清亮的眼里盛满了喜悦,宁医生诡谲的作出个坏笑说:“哇!看来我的仙草要被人盗走了。” 

        医院里的十多天,小的认了夫妻;崔又生和陶冰梅认了姐妹。真可谓情性相投缘份深。 
        草草可以出院了,成功更是嚷嚷着要跟草草一块走。这段日子钱买春因公私合营的事缠了身,今天碰巧老父从来雨峰回来了,她忙中偷闲,陪着父亲一块来看成功。老郎中捡查过他的骨折处说:“我回来迟了。咯十多天的住院费是省得下的。快去办出院手续,干爷爷包你不出十天,又可斗蚌壳了。”

十多天眨眼就过去了,成功的伤在三晋爷爷的悉心照料下,愈合得绝无痕迹。一天,成老太爷凑凑合合集齐十元钱去到钱家,欲尽个酬谢之意,三晋老先生便不高兴了。
        “老兄,您咯是看不起我。您咯宝贝孙是买春的干儿子,该当是我的干孙罢?干爷爷尽份爱心于理难道不通?” 
        “领情领情!”成老太爷作着揖说:“您的药可是费辛苦採来的,不容易。” 
        “好。我收下。咯十元准我送给干孙补养身子,行么?” 
        老先生如此转个弯,老太爷也就愧领了。 

        这期间,哑嫂又生了一个女儿,家里为了请三朝客的事,掀起了轩然大波。 
        公历九月中旬,幼儿园开了园。难为崔老师热心,征得园长同意,让成功陪同草草上了文教系统的幼儿园,且费用只收了一个人的。 
        那天下午,成功跟草草还未放学,崔老师夹了一段银灰色纱卡,端着一碗田七炖猪腿来到成家。冰梅正在做饭,一见此情连忙迎着说:“他姨,您咯是······” 
        崔老师笑着把碗放桌上说:“我跟她爸在乡下扫盲,得了老乡一些田七,听说,田七炖猪腿是补骨的,我替成功烧了一碗,等会孩子回来,叫他趁热吃了。” 
        “他姨,您咯样挂记他,叫他何受得起啊。” 
        “你我姐妹,讲客套就见外了。跟你讲罢,我是求你帮忙来的。看我身上穿的,样范如何?” 
        她穿了件浅灰色西服,冰梅前后左右转着看了看,尔后笑着说:“样范蛮新式。你咯么好的衣架子,不管哪种样式,一上你的身总是熨贴的。” 
        “咯是列宁装,眼下学苏联老大哥,正流行咯个款式呢。” 
        “姨是作学问的大家闺秀,穿着满相配!” 
        “莫讲,咯样范准也很配你个小家碧玉。” 
        “不敢不敢。穿到我身上准笑死一城人。” 
        “你呀,真不晓得自己有多漂亮多能干?喏,咯件衣穿在你身上只会更美!咯是借来作样的。我眼红你裁剪针黹功夫好,喏,咯是两件衣的料子,我一件,你一件,裁好了,到我家机子上缝就行了。” 
        “啧啧。姨的我做,姨给我的我不能受。” 
        “你看你看又来了。咯样讲,你为我一家三口做的棉鞋,我全退给你。” 
        “他姨,成功住院的钱还是······” 
        “又讲了。医院里十多天,草草全是你照料,我都不提了。莫啰唆,再推让我要生气了。” 
        “他姨······” 
        “别心里不安。我还要求你呢。” 
        “你讲。” 
        “咯一学期我和老黎被县里抽调去农村搞高级合作社试点,草草的吃住要麻烦你照顾。” 
        “承您不嫌弃,看得起我,只管把草草交给我罢。” 
        “咯样就好!我暂时交十元钱给你,以后用亏了再作添补。” 
        “难为您想得周全。小孩家能化多少?不就多双筷子?十元整够。” 
        “好。我得帮她清出些换洗衣物去。告辞了。” 

        冰梅送走崔老师,回身见爹地坐在门边的骨牌凳上唉声叹气,便问:“爷爷,您有事?” 
        “我。咳——”老人清了清咳得干哑的喉咙说:“想跟你讨个主意。明天是你三侄女的三朝,家里的钱也用得冇剩几角了。三朝客我想暂时不请,待以后宽裕了再补上,你看合势么?” 
        冰梅想了想说:“您问过他大伯么?大伯的意思如何?” 
        “问他?他做了两三年生意,冇交出一个利润,连本都还差一截。他成亲、生崽全坐的干岸。请客问他,他会应个不请么?到时受憋的是我。” 
        这时在外听壁脚的成生寿闯进来了,冲着老父劈面便嚎:“老不死的,你把话讲明白。国民党三抽二、二抽一,老三早早的离家出走,我跟老二,还是我当了替死鬼。几年兵当下来,我就该落个人财两空?你讲办三朝冇得钱,咯是么咯?大碗大碗猪蹄狗腿偷着煮了吃。大段大段布偷着做衣做鞋。还有,咯钱是哪里来的?当我是哈宝?黑心鬼,存私钱,做装尸衣,吃上路食。窜尸闹魂把骨头窜断,把个家当全败在医院里。老子跟着倒血霉。” 
        成老太爷被气得浑身发抖,他抑着声咬牙切齿的骂:“你个坏良心的夭寿鬼!当兵那会早该让炮子穿死才是。你咒我孙子是黒心鬼,你才是黒心鬼!你结婚是哪个帮补了你?你婆娘坐月是哪个服侍她?侄儿跌断肋骨,你全不上医院看一看,你不要骨肉亲情,人家外姓还相帮呢。你当侄儿住院是用了家里的钱?那全是隔壁黎老师垫的呀。出院十多天的用药,人家三爷爷一分钱也冇收。你、你做伯伯的还有脸喊寃?你······” 
        不待成老太爷把话讲完,成生寿干脆胡闹起来:“我晓得,你是扒灰老子一边倒。不跟你讲!我要分家。” 他嚎叫间挥起一脚向老父身边的钱柜狠狠踢去······钱柜被踢烂了,几十枚毫子,全被他扫进了自个的口袋······ 
        成老太爷气得扑倒在地,攥着被踢烂的钱柜木板老泪纵横地哭喊着:“天要有眼啊!快来收成生寿短命鬼啊!不得好死的成生寿,你咯世还无半边崽,我要看着你当和尚。看着你绝香火!” 
        成生寿毫不理会的冲到桌边,欲去抢崔老师留下的十圆钱,冰梅就近。赶快将它抓在手中。她走到爹地身边,扶老人坐下,尔后冷冷地对成生寿说:“你看到咯几样东西就乱骂一气。我本不想费口舌向你解释,念你无知,不晓事理,还是讲给你听听。咯碗猪脚是崔老师送给成功吃的。咯段布是崔老师叫我为她做衣,她也送了我一段。咯都是人家对我的情意,跟家庭收入无关。咯十元钱,是崔老师留给她女儿的生活费。你昏天黒地的乱骂一气,只怕应到你自己头上去。你骂爹地是扒灰老子,未毕你做儿子的就光彩?你再骂给嫂子听去,看她认账么?我娘家无势力,家教却是堂堂正正的。我不会骂街;不会耍横,大道还能分个清白。你提出分家,咯个家有么咯可分?家你也当过了,我个从冇掌过家的赖你私藏了几千几万,你讲得清么?动用家俬都明摆着,就是你睏的结婚床,也是你老弟用他的脚力钱替你办的。我夫妻不看手足情,早跟你分开过了。今天可是你提出分家。我个弱女子对你白落几尺男子汉斗胆言一句:除了我床上的现铺现盖和我夫妻母子的换洗衣物,其余的东西你爱拿么咯拿么咯。我陶冰梅两手空空还要起个家。记着,我不会讨饭讨到你家门上去。爹地,请您带他出去。饭已煮好,叫嫂子炒菜吧,我要关门休息了。” 
        待他父子俩走出卧室,冰梅落下门闩,抑着声,饱饱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成家一分为二,形状齐整的全被成生寿拿走了。成老太爷连同一堆破烂被留在冰梅一家。 

        西天褪尽最后一抹残红,算命先生的二胡曲《夜深沉》响过码头时,冰梅拖着疲惫的身子才回家。分家后,她做了斗笠厂和鞭炮厂两处工。白天在斗笠厂上班,晚上,她便坐在租赁来的一架搓凳(俗称赶凳)前,将赶凳搓板拉得呼呼有声的赶起鞭炮筒子来。 
        天黒得浓了,掌灯时分,门外进来了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 
        “大嫂,请问,有个叫黎晓原的教师住在咯一带么?” 
        “您是······” 
        “我是他哥哥黎晓村。” 
        “您是剧院那个唱须生的······” 
        “对对对,我是剧院的。” 
        “伯伯!”黎离草闻声从后房奔了出来,兴奋地向伯伯扑去······ 
        成功也出来了,怯怯地冲着黎晓村笑:“嘻嘻······鹅梨树下有个小村庄。” 
        听面前这小男孩说话怪怪的,黎晓村怔愣了一下,尔后恍然大悟地将他揽在怀里说:“哟!我的朋友。记起了记起了,你是住在咯里。” 
        见此情景,冰梅和草草都迷糊了。她俩都睁大了好奇的眼。 
        “您······你们?”冰梅不知该从何问起。 
        “哦,咯是您儿子吧?我跟他是忘年之交呢。” 
        “忘年之交?” 
        见冰梅很是费解,黎晓村解释说:“我跟您儿子是朋友。” 
        “咯就奇了。”见面前这位年长的伯伯如此和蔼可亲,冰梅无法不感动。 
        “朋友,那晚赶上家里的饺子么?” 
        冰梅恍然大悟:“喔哟——去年过小年是黎伯伯送你回的家,是么?” 
        成功笑着点了点头。 
        “咯家伙,人小鬼大,瞒着我去看偷戏,那晚回来,让我一顿饱抽。牛梢子(细竹枝)都抽断两把呢。” 
        黎晓村乐了,打着一串开心的“哈哈”。 

        去年过小年,家家户户包饺子。成、杜两家无饺子可包,小毛领着成功和佴妹上洞天宫看偷戏去。过步云桥,入城南门,走完辣椒巷,他三人转入了羊肠巷。羊肠巷巷窄人多。挤满人的巷道好似塞满肉的香肠,膨膨满满鼓鼓囊囊的让人望而怯步。 
        无钱人胆壮,无钱的小孩胆更壯!他三个攒着劲往人墙钻;往腿林拱。成功拱到头了,回头看,却失了伙伴。看戏心切,管不得他俩了。他牵着一个大人的衣角进了戏园------ 
        戏未开场,人们在议论: 
        “今晚是文戏。” 
        “哪一曲?” 
        “梁山伯与祝英台。” 
        “还有个折子《拦马》呢。” 
        “梁祝是听唱的。水牌出的哪几把角?” 
        “柳扶风、俞芙蓉、黎晓村。” 
        “哇!名角都凑齐了。值得值得!咯角钱值得。” 
        “听得讲黎晓村还是省级名演员呢。” 
        “是啊。人家当院长了。” 
        园子里闹热得很,楼栏屋角都是人。成功人小得占高,便在楼栏边一个大人的裆前极安静地蹲着。 
        开台锣敲了半天,台上的幕布纹丝未动。成功急得眉毛下挂起了“铜铃”。听说柳扶风的戏唱得好,他就是冲着他来的······ 
        正月二十二,柳城冲的承喜舅舅拜堂,他学着唱阳戏的表叔爷岩心麻子,在客人面前表演《三毛箭打鸟》。表叔爷和他爹地寿发施公不停地夸:“咯婊子样的不得了!将来定会是柳扶风的徒弟。”今晚,他就是要看咯位未谋面的师父究竟有多狠。 
        大人看门道,小孩看热闹。一曲《梁祝》,锦衣、水袖、丝辫、珠花硬是好看!相公和满姑娘“噫呀”地唱。听来好有趣! 
       《梁祝》演完便是《拦马》。这是刀马旦柳嫣媞和丑角邱友明的戏。柳嫣媞是陆满满的老娘,他身后的大人在议论: 
        “柳嫣媞都快五十岁了,功夫果然了得!哎——只是嗓子隔了。” 
        ······ 
        听着议论看着戏,成家小子渐渐梦入南柯······ 
        鼓咚咚敲,板梆梆叩,咣且咣且咣且咣,嗒、嗒、嗒、嗒嗒嘚······锦衣绣袍,成功上场了。“贤弟说话太荒唐,不该将愚兄比作女红妆。”成功唱的不比柳扶风差。台下鸦雀无声,都在听他唱。他意气飞扬,高抖水袖······ 
        “小朋友,散场了。哟!瞌睡了?” 
        成功的“水袖”被人扯着给拉了起来。睁开迷迷糊糊的眼,他觑着眼前的人竟是“祝员外”!? 
        “小朋友,散场了。该回家了。” 
        “我······”见场子静悄悄空荡荡的,他害怕得哭了起来······ 
        “你家住哪里?” “祝员外”问。 
        “我······我家住在酒旗街。” 
        “喔。酒旗街可是在南门河对岸!你家大人呢?” 
        “我爹我娘不看戏的。我家冇钱。” 
        “你跟哪个来的?” 
        “小毛和佴妹。” 
        “他俩呢?” 
        “冇晓得。” 
        “晓得回家么?” 
        “我······怕。” 
        黎晓村沉吟了一会,尔后拉着他说:“走。” 
        “伯伯,你家也住在酒旗街?” 
        “我?喔!是。我家也住那边。” 
        路上,成功看着伯伯油彩未褪的脸,抑不住好奇地问:“伯伯,您扮演祝员外,是吗?”                     黎晓村就着路灯,认真地看了这小孩一眼。说:“你的眼睛还真狠。” 
        “祝员外真坏!“ 
        “吙!你很会看戏嘛。我问你,喜欢戏里的哪一个?” 
        “喜欢祝英台。” 
        “不喜欢梁山伯?” 
        “他太哈!要是我,就把你杀了!” 
        “哇!咯么凶?我不敢跟你走了。” 
        “嘻嘻······您演的祝员外。您是好人。” 
        “看不出你还是个合格的评论家。 
        “不,我不叫评论家。我姓成,叫成功。” 
        “成功?咯个名字起得好。” 
        “伯伯,你名叫么咯?” 
        “我姓黎。读作鹅梨的黎罢。名晓村。不好记就记着:鹅梨树旁有个小村庄。” 
        “嘻嘻,鹅梨树旁有个小村庄。记住了。伯伯名叫黎晓村,省级名演员,还是院长呢。” 
        “吙哟!你懂咯么多?!我得跟你交个朋友。” 
        “我是嫩囝崽,你是大人家,能交朋友?” 
        “能。我俩是忘年交,懂么?”. 
        成功默笑着,眼中闪着惊喜的光。 
        已是深夜,凛冽的空气中飘着饺子的葱香。一老一少说着话便到了风雨亭。 
        “伯伯,您家住在哪里?我已到家了。” 
        黎晓村拍了拍头,笑着说:“吙哟,我让你咯朋友给迷住了。看,走过了身还冇晓得。” 
        “伯伯到底住在哪里?” 
        “我家住在戏园外的羊肠巷呢。” 
        “伯伯,去我家坐坐么?” 
        “不,你伯娘等我回家吃饺子呢。再见。” 
        成功眼里闪着泪光,他明白,伯伯是专为送他而来的。 

        “看来我的朋友还真顽皮哟。你咯么爱看戏,今后跟草草常上伯伯的戏园看戏去。伯伯请客,好么?” 
        “咯个淘气包,难为大伯呢。您看,前个月您兄弟刚般来,他同草草捉蝴蝶,从咯门前河畔双双掉进了河里。他跌断皮肋骨,草草的额头也开了坼。” 
        “呀,好险呢。草草的额上果然长出草来了。” 晓村将成功和草草拥入怀中,尔后转身问冰梅:“大嫂,我兄弟······” 
        “听崔老师说,他俩被抽调参加县工作队,下乡帮农民组织高级社呢。” 
        “哦,百业待兴,文化人是该累点。她伯娘,我兄弟搬来那会儿,我正在乡下巡回演出,没赶上他乔迁。他若回来,叫他上戏园来找我。小草承您照看,咯十元钱请您收下,算作我给朋友和侄女买的见面礼。时间不早了,少陪。” 
        冰梅待要推让,黎晓村把钱置于桌上,转过身便匆匆离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