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无墨

跟恩师——“无始无终”学写诗词,秉持恩师的风骨!

 
 
 

日志

 
 
关于我

郎溪县六届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先后在茶机厂,茶场技校任职,现在茶场中学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 入魔走火  

2017-02-06 07:5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无始无终《【原创】 入魔走火》


        

酒旗街空前热闹起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周年暨全行业公私合营联欢晚会正在酒旗庙排演得如火如荼。 
        钱买春将自家粉馆并入了第二类公私合营企业。她的这一行动为她赢得了“爱国之家”的光荣称号。于是,钱家的门楣上钉着的“爱国之家”的牌扁旁,便立了一块“楚南县公私合营饮食四店”的大招牌。 
        四店增加了两个店员,一个是行动作派有点象女人的男店员傅向南。在排练的节目中他反串“蚌壳精”;另一个是大大咧咧白白胖胖的女店员夏回春。她女扮男妆饰演逗“蚌壳”的渔童。演出队的人都笑他俩阴阳错位,在现实中他俩是一对恋人。 
        廖四爷也参加了演出队,他演八仙中的铁拐李;钱买春饰八仙中的荷仙姑;陆剑雄属公安系统的,被工商联借调,跟应祥龙合舞双人狮,他舞狮头,祥龙舞狮尾。 
        成功、草草、小毛、佴妹这几天玩得更疯,表演队到哪里他们便跟到哪里。表演队演什么他们就模仿着演什么。成功的模仿是最受大人称道的。都说他有表演天赋。 
        夜深了,酒旗庙里大人们的排练已散场。月光下,“苞谷街”的鹅卵石全成了骨骨碌碌的青灰色。河中的那个月亮已碎成一河欢闪的波光,它把波的亮影投向沿河的吊脚楼;投向码头石阶;投向风雨亭;投向河畔人家······淹天漫地的波影闪闪悠悠,清清凉凉的让人生出无限联想。于这波摇影乱的天地饰演水晶宫的虾兵虾将该何等有趣啊!不知疲倦的成功又兴起了玩心。 
        “草草,我去把小毛和佴妹叫来,到亭子里演大闹龙宫,好么?” 
        “好好好······”草草高兴得跳了起来。 
       小毛家的大门落闩了。成功贴着壁缝看进去,房里没灯,透过壁巷,唯见楼拦外一河青幽幽的波影在闪动······ 
       禾生伯在咳喘,喘得呼呼地尤似雷铁匠在拉风箱。稍后歇下了,被窝中发出句闷闷的话:“你根姓陆的那鸟事该掩着点······你不顾脸我还顾脸呐。” 
       “烦!”银娘娘哼出个冷笑;“别嗐(啰嗦)了。跟他好久冇搞了呢。” 
       “明天我得把亭子上被风掀翻的半亭瓦拣捡,你去磨房沙滩那边帮着油油那条新船罢。” 
        银娘娘没吭声。 
        禾生伯又咳喘了,吭嗤吭嗤的很是急促。 
       “你呀······也才五十三四岁年级,竟虚成咯样。有病还霸蛮。偏要争着去修那破亭。” 
       “你何的咯样不懂事?咯原本就是我的事,不费辛苦的收取路人的钱,你安心?”说毕又吭嗤吭嗤的猛咳······ 
       毫无疑问,小毛、佴妹都睡了,成功便也扫了玩兴。

好安静的夜啊!姆妈还在把“赶凳”拉得呼呼作响······跟草草一块回家去,今晚一定有一个更为闹热的梦······ 
        国庆节,最是成功开心的节,他的生日就是这般声色张扬!清晨,欢庆的锣鼓声振奋得人心嘭嘭地跳。祥龙和买春去了街政府。码头边几户人家的小伙伴被随处可闻的鼓乐声逗引得心痒痒的,他们慌慌忙忙扒过一碗饭,丢落碗便结伴上大街看闹热去。 
        城内,街街巷巷,歌声笑语沸沸扬扬。各街政府、学校、机关单位的文艺人员,结队成群,敲锣打鼓向东南门外的睏龙坪涌去······四面八方的彩旗彩车呼呼啸啸地汇拢来了。逗蚌壳、跑旱船、踩高跷、扭秧歌、撒金扇、转花伞、打腰鼓、舞狮子······五彩缤纷的队伍手肢舞之,脚肢蹈之,全都聚合拢来了。宽阔的睏龙滩流光溢彩,秋爽的天地间平添出一抹响亮的艳色。 
        孩子们比谁都忙,他们看着“蚌壳”;觑着“狮子”;观着“旱船”;瞭着高跷,恨不得把满坪子闹热兜回家。 
        看够了,开始评比。成功最爱干娘扮的荷仙姑,她踩着高跷扭得可活泛呢。小毛评廖四爷的铁拐李拐出了高水平。草草和佴妹却爱看傅向南与夏回春逗“蚌壳”。 
        应姑爷和陆满满的狮舞就更别说了,他四个都看呆了眼。他俩时而滚球,时而挂牌,真是又活泼又惊险!一圈舞下来,他俩便从狮皮下拱出头来并肩走。两人一般高;一般壯;一般的彪悍一般的帅。 
        “大会开始。” 
         场坪四角的喇叭此起彼伏响着的同一个声音,压息了各类音响。在鸣炮升旗的号令声中,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鞭炮声中冉冉升起······ 
         “唱国歌。” 
        大会主持一宣布,整个会场便响起万众歌声。那歌轰轰隆隆浑浑厚厚,好似春天滚出的沉雷,将所有不安份的小孩都镇住了。 
        孩子们不知道这个日子的意义,但,他们感觉出了这个日子的不同寻常。尤其是成功,最能感觉出这一天的特殊。这一天是他的生日,头天晚上,姆妈就拿出一条杂色毛线织的围脖展给他看。姆妈告诉他,这是崔老师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接下来是开会。县长柳宏年做报告。他说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周年的日子,我们的国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于过去的一年里,完成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现在已进入到社会主义的全面发展阶段。 
        孩子们失去了听报告的兴趣,便结队上河边玩石子去。码头人家的四个孩子自成一队,去到了临河浅滩······ 
        睏龙滩上游是龚家坝。坝子由无数装满沙石的竹篓子垒砌而成。坝子那边是水磨房,眼下正是枯水季节,磨房的水车已停了转动。上游流出的水有限,下游河床的沙石全都裸露出来了。河中央剩着一弯浅浅的水流,一列高出水面的大石块,间隔均匀的排向对岸,人们称它为“跳石”。 
        小毛真行,打着一排“鹞子翻身”过了跳石,一到对岸便扯起喉咙喊:“快抵——过来。来磨房耍。我爹地在咯边造了一条新船,好大好大!” 
        果然,磨房边的沙滩上躺着一条新船。剩下的三人便手牵手的向对岸跳去。 
        佴妹走头,成功走后,草草走中间,只剩三级跳石了,草草的左脚刚踏上那块石头,石头便摇摆起来,她退不能,进不敢,犹豫间身子一晃,双脚便落水里了。成功欲去拉她,她索性立在水中说:“别动。让我把石块塞好,你再跳过来。” 
        成功急得冲着她喊:“快上来。裙子湿了,当心着凉。” 
       她笑了,顽皮的摆着头。 
       “看你,斯文得象书生。我可不是娇小姐。爸爸妈妈说,一个人遇到困难要勇敢,不能当软骨头。” 
       “你闯祸了。姆妈会打我呢。” 
       “我闯祸,你挨打,冇得咯个理。不怕。我向梅姨讲清就是。”说着,便从水中摸出一块扁平的石头向那摇摆的跳石底部塞。塞好后,她走上去蹬了蹬,跳石不动了。尔后,很是骄傲的笑着说:“过来吧,再不会有人失错了。” 
       成功心疼草草湿鞋湿袜的沤着难受,竟然以丈夫般的口气说:“快把鞋袜脱了,穿我的。” 
       草草微笑着用眼“嫌”定他说:“羞!哪有姐姐让弟弟保护的?” 
       成功见小毛兄妹不在身边,便附在她耳后说:“我是你男人呀。” 
       草草眼含甜蜜的笑着说:“呆。我一个人难受就够了,何能忍心让你也难受?” 
        “你······” 
        “傻瓜!快走。” 
         ······ 
       成功与草草在交流着朦胧的甜蜜;坝子那边的兄妹却缠着个穿破袍的老头在闹。远远的,只见他俩拍着手唱: 
              瞎子瞎,摸王八。王八大,害妈妈。 
              妈妈只吃三碗半,剩下王八一鼎罐。 
        ······ 
       成功已看清了,穿长袍的不是别人,正是每天拉着《夜深沉》从他家门前经过的算命先生。只见老人的破袍角让磨房旁的坝篓子给绊住了,此刻,他摸索着试图把被绊的袍角拉出来,草草见了赶紧跑过去,捷快的帮老人解开了这一困难。尔后转身冲着小毛兄妹喊: 
       “不许欺侮老人——” 
      成功愣住了,他没想到草草会发怒。只见她满脸通红的咬着唇,竖着眉,眼里迸着忿忿的泪光······ 
       “嗨,你俚爱玩,玩;爱笑,笑,莫为我个瞎鬼伤了和气。唱唱唱。瞎子瞎,摸王八。王八大,害妈妈······”老头边唱边往跳石走。 
       小毛和佴妹的笑虐又起,成功却不敢跟着乐······对瞎爷爷的自嘲和包容草草有点不解,当她看到瞎爷爷竟也走跳石,便小跑着追过去,涉着水牵引着他······到了对岸,瞎老先生口中喃喃地念:“阿弥佗佛。小妹妹是观音再世。善哉善哉。愿菩萨保佑你一生平安。” 
       看着瞎爷爷没身在睏龙滩的人海里,草草回到了伙伴们身边,噘着嘴说:“爸爸妈妈说了,尊老爱幼,助人为乐是炎黄子孙的传统美德。你俚呢?太冇教养!” 
       “哟——我讲呢,哪个在用咯种口气训人呢?原来是教书先生的大小姐。”银梦荷冷不丁丁地从磨房拱了出来,她一边用手指梳理着有点乱的头发一边说:“小毛,你两个野鬼只顾疯,不见大人咯几天忙?你衙老子拖着个病体还爬在亭子上捡瓦,我正忙着给新船刷油。你俩是会撑的,快给我回去照看渡口。成功,听岳母娘的话,你也回去,别只贪玩。” 
银梦荷一番教训,将四个孩子支走后,见四周无人,又拱进磨房,随手闩上了门······ 
       孩子们小不更事,不会想到银梦荷开门关门一出一进,全是为隐在磨房的青俊后生奎志强。此刻,年轻人见妇人再度闩上了门,便説:“婶娘,不要······杜伯伯和我满满是拜把兄弟,我······怕。” 
       “嗨!么咯拜把不拜把?不怕。来罢。” 
    

杜禾生外糊内精,大事都放心里划算。在跟梦荷结婚前,他已有一笔颇丰的积蓄。结婚十来年,他都不让梦荷晓得。十几年来他有个心愿,要还酒旗街父老的情。要以自己挣的汗力钱再造一条新船去方便世人。因此,在两个月前,他就托拜把兄弟——磨房主奎鹤龄操心,在磨房前造下了那条船.事后,他才把这事告诉梦荷.也许木已成舟,也许梦荷本就通情达理,在这件事上两夫妻竟也没发生争执.为了使新船早日下水,他打好桐油调好灰准备刮腻子刷油,谁知大前天一场龙卷风,把风雨亭刮掉了半个顶。本来亭子属公益设施,钱买春早在以街政府的名义牵头集资,准备请泥水匠来修理,杜禾生却执意将它揽了下来。他说:“大家伙的钱该省的省,我平时收的路人的过渡费,足够维修亭子用。”买春见他心诚,便让步说:“好,你出工,公家出料。不要推让了。” 
       杜禾生是劳苦命,节俭惯了。维修亭子不请人工,硬就一个人闷着头干。这些日子,银梦荷为中秋受了钱买春的气正烦着,无心管老头的事,只骂了句老讨贱,便随他去了。如今,她真有点怕街坊,更有点怕钱买春。泼辣货是政府红人,在酒旗街威性高。她不敢在她的眼皮底下放肆。便只能成天呆在屋里守株待兔般等寃家上门。这几天她左等右等,就是见不着他的影子。莫不是他怕了钱买春?不会。他口口声声要气死那寡婆。莫不是他已勾上了成生福婆娘?不会。冰梅那个穷忙,哪来时间理他?莫不是他跟泼辣货重归于好了?咯倒可能。是啊,咯十多天他俚全上街政府唱呀跳呀。陆剑雄跟她家应祥龙合拢来了,关系还蛮火热的。咯可不是个好兆头。想到这地步,她便坐卧不安了。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少妇,正当春情勃发时,有那种渴望;有那种需要,该是无可厚非的呀。每当夜半梦醒,翻到老头身上一摸,给她的总是一条“兑皮的僵蚕”,再拨弄下去,便会引得他吭嗤吭嗤地干咳。哪虚劲,听着都难受。她也只剩叹气的份儿了。好在老头很能体谅她、包容她、成全她。究其实更是纵容了她。因此在这种事上头,她真还有点肆无忌惮。 
       “妹子。”杜禾生总是这样称呼她。不象唤老婆,倒象叫女儿。 
       “嗯?”她抬头望向立在亭子梁脊上的老公。 
       “我在咯里忙,你闲着也上磨房帮着把船刮刮灰,过两天我好刷油。” 
       她很不情愿的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咯破亭自有政府管,老讨贱,争着揽咯鸟事!” 
       “放屁。咯不是我的份内事?你就耍得咯样安心?人家鹤龄他侄儿都在帮我,你去管管他的茶水也该当呀。” 
        “笑话。他家志强不是上楚中市購蛋鸭去了?” 
        “我不跟你磨牙床。自己看去。” 
       梦荷心里活络了。是呀,枯坐屋里寻烦脑,不如上磨房同着个够清俊的大后生扯卵谈去。翘寃家不是带了他的醋么?我就偏跟他相个好让你姓陆的瞧瞧。想到此,她即刻提了壶茶,端了个碗,穿着件坦胸露背的亵衣,不吱声地向龚家坝走去······ 
       奎志强是跟陆剑雄玩熟的好朋友。人称“鬼子抢”,一个十八九岁极勤快极能干的青皮后生。他爹奎松龄是解放前夕的国军投诚人员,后来在剿匪中被怀疑犯了出卖情报罪,造成了楚天松、楚天红、卿远明、楚天雷等剿匪战士的牺牲,最后死于县长柳宏年的抢下。他母亲因此也改了嫁。早几年他跟爷爷奶奶过,如今爷爷谢世了,他便跟了当鳏夫的满满守定瞎子奶奶过。叔侄俩除经营一爿磨房外,还养了百多只蛋鸭,日子过得倒也松心。这两天小子受满满托咐,帮杜伯伯料理新船,此刻他丢下对河的国庆庆典不看,正顶着温和的日头给新船刮好了腻子准备刷油。 
       “哟——枪枪我的个乖老弟,腻子都刮好了?!” 
       “婶娘来了?都刮好了。准备刷油呢。” 
       “啧啧啧啧,看你能干的。快歇歇气。把你累坏可就疼死我了。”梦荷提壶捧碗贴近奎子说:“喏,裤袋里有手巾,掏出来檫檫汗。” 
       “婶娘,我······手脏。” 
       “咳!我不嫌弃。掏呀。” 
       小伙子羞怯怯的撮着两根手指伸进袋口探了探,没够着。 
        “哟——老大不小的男人了,还怕羞?把掌子插进去往深里掏呀。” 
       受女人鼓舞,奎子把手全探了进去。 
        “嘻嘻,婶娘耍我。” 
       “么咯婶娘婶娘的?你比我小几岁?叫我姐姐。喏,在咯边衩口里呢。”女人将右髋骨就了过去:“掏。掏呀!” 
       小子早见过这女人在磨房跟陆剑雄干的那种事,此刻,经女人如此般放达以待,自然的便生出了一种渴想,意识也因此带出了暧昧。 
       “看你笨的。往深里掏。”女人的侧身全贴近了他。他高她一头,自然就看到了那开得极底的亵衣领口下的两个硕大的奶子。 
       小子心如钟撞,脸如酒醉。慌乱中将手错进了她裤侧扣钮处的开口。 
       女人咯咯一笑,将碗扣在错入她裆间的那只手上,紧接着说:“哈巴老弟,咯就是手(首进)巾。快,进屋去。” 
       奎子触着的是一团毛,因手被女人用碗扣压着,他也只能顺水推舟地跟她进了房。女人见鱼儿咬住了勾,欣欣然用脚钩上了门,将壶和碗往桌上一丢,两个肥奶子一挺过去,双臂便跟着铁箍般套定了猎物······小子的头一着枕,下面的肉柱便被女人把握了······小子被她几翻导引,正欲登堂入室,不想让瞎老头和她的一双儿女一闹,兴头全没了。 
       梦荷到底是梦荷,总有办法化险为夷。出门几句话打发四个孩子一离去,她便风般地闪进磨房闩上门,即刻将小老弟卷进了怀中······ 
       可能因她儿女的出现撞醒了奎子的理智,此刻小子显得很是恐慌。 
       “婶娘······我怕。” 
       “哟啧啧啧啧,你还是个男子汉么?”梦荷叹惜着扒下不很抵触的憨小伙的裤衩,轻柔地撩拨着吓得疲软了的家伙悄笑: “硬是条哈卵哟!你小我几岁呢?满满打单身你也打单身?你看你,软郎当也咯长,本是个硬梆梆的男人,就憋得住叫它闲着?乖,出出手,脱!” 
      女人将腰腹就了过去,奎子颤着手刚扯脱她裤头的活结,她脚扯裤腿,三两下褪掉仅穿的长裤,顺手将小子带倒在奎鹤龄汗臭烘烘的床上,尔后伸脚绷膝地将大腿根子尽力撕开,让私处逼在楞头青的眼底······火烧火燎般,他羞热了脸;女人见他憨态可人,一把牵过他粗大的掌子按在自己的“蚌”上,一个媚眼加一个俏笑呢喃出一句浪话:“滚煵的不是?煵手吗?” 
       小哥的掌子被女人的体液滋着,裆间四两屌茎肉在梦荷的手中骨勃筋跳地竟然威风凛凛的抖擞起来了······ 
       逮着这人事懵懂的大后生,比较剑雄,真是别一种难得的体验。见他举措无策的莽撞劲,她只差没把命儿搭上去了。她一阵紧似一阵地将他缠定,尔后导引着锁定他那柄生铁似的情根。她轻啮着他那浮着绒绒唇髭的年轻的唇。闷闷地怂恿他动!用劲! 
       奎子已渐入佳境,开始了无师自通的古老而纯粹的律动······ 
       心荡神怡,女人喘喘地问:“味么?” 
       销魂蚀骨,小哥嘘嘘地答:“味死人!” 
        “还顾忌伯伯满满么?” 
        “不······不不······不顾忌······” 
       女人疯狂了,老虎般挺腰撅臀:“果真······味死人?” 
       小哥欲达高潮“哇”地一声长叹:“果真味死人!” 
       兴达巅峰,二人觉出了跑步声,接着便是急疾的敲门······顾不了淫液正喷,二人忙乱里筒上裤衩准备藏匿,小毛已在门外大喊大叫:“快开门!爹地从亭子上摔下摔死了。” 
       这噩耗尤是霹雳轰顶,梦荷三魂去了七魄。她已顾不得羞怯,甩门便往码头奔。小毛虽只十来岁,男女之事已略知一二。见母亲大白天跟奎子哥闩着门在屋里,很觉不对头,跟母亲跑了两三步,立马返身跑进磨房。当他看见正在系裤带的奎志强湿糊糊的裆门时,气得口水当铁沙喷:“不值钱的烂货!臭婊子!偷人婆!我要找你算账。” 他示威般冲着奎志强挥了挥拳,尔后疾转身一路骂了回去······ 
        

杜禾生死得太突然了。当时他蹲在檐口边捡最后两槽瓦,下面来了位女客在叫摆渡。杜禾生在上面应着,让客人稍等。小毛从楼子里跑出来欲替爹地送客,女客嫌小毛太小,耽心出事,执意不肯上船,杜禾生站起来欲向客人作解释,只觉眼前一黒,便摔下来了。 
       那时正当上午十一时,街坊们都在睏龙滩庆国庆,留守在家的钱三奶奶和成功等几个孩子听到小毛的呼救声赶拢时,脑髓四溅的禾生伯已经断气了。 
       禾生伯死了,为公共的事献出了生命,他造的新船留给了大家,大家又由钱买春牵头,为他卖了付上等油杉棺木。街坊们集资买来布料,由陶冰梅替他缝制了一套全新的裹尸装,再穿上几个月前冰梅送给他,他却执意要等过年才肯穿的千层百纳底青充毛尼鞋,永别了他为之奉事近半辈子的码头,上天国休息去了。出殡那天,街坊们无一不为他流一掬伤心泪。家家户户均放一百或一千响的鞭炮为他壯行。足有个多月码头香火不断,纸钱灰似翩翩蝴蝶,每天向着冥冥之界飞去。人们在心中祷告,好人一生苛刻自己,愿他在天国受用世人的一片慷慨罢。 
      生活中常有这样的事,好些人在世时毫不显眼,一旦他离我们而去,却又无不感到,我们的生活已经有些不健全了。好象嘴里缺了一颗牙,感觉空落落的,很是不适。不是么?连成功和草草都有这种感觉呢。 
      成功的“澜水鸟”吃完禾生伯临死前为它捞的一大碗“蚊子鱼”,也跟大伯去了天国。 
       “澜水鸟”走了,成功和草草为它在桂花树下垒了座坟。他俩学大人的样,烧纸当钱,纸媒子代香作祭奠,竟也象模象样的哭了一场。 
       小毛没有对娘施以报复,全因佴妹规劝。佴妹说这种事不光彩,掀开了出丑的是自家。 
       对杜禾生的死,震动最大的当数银梦荷。她已感觉愧对杜禾生;愧对自己一双儿女。街坊对杜禾生的隆重追悼;钱买春父女俩的鼎力操持,更使她万分感动。这几天她脸色腊黄,神情憔悴,眼也哭红肿了。见她有大的震动,街坊们打心里希望她从此做个好母亲。 
         日子还得过下去,再深的伤,时间总能将它抹平。不然就无有好了伤疤忘了痛这一说。小孩就更不用说了,只要有欢乐的事,就可破涕为笑。 
       一天,成功、草草、小毛、佴妹在桂花树下演《十八相送》,成功演梁山伯,草草演祝英台,小毛演四九,佴妹演银心。都演得认真。认真得脑门冒热气。 
       佴妹眼红祝英台,争着要跟成功作搭挡。成功心有不愿,便说:“凭你咯一头黄毛就不象祝英台。” 
        “我化了妆就象。” 
.       “黄头发能化成黒头发吗?你跟小毛配对。我演四九。” 
        “哪有哥哥跟妹妹配对的?我偏跟你配!”佴妹使出了犟脾气。 
        “我不干!”成功不管伤不伤人自尊,硬就牛着性子来。 
        “听我的。”小毛说话了:“我演梁山伯,草草演祝英台,佴妹演银心,成功演四九。” 
       只要不跟佴妹配对,成功接受了分配。 
       戏又演起来了。开始还规矩,到后来乱套了。小毛说他是梁山伯,祝英台是他老婆,老公亲老婆理所当然,他不容草草依不依,抱着她又噌又啃地亲起嘴来。佴妹也不做客,早把成功箍在了怀里······ 
       草草被吓得叫了起来;成功挣脱了佴妹的搂抱,冲过去拉着草草便往家跑······ 
       此事过去了几天,草草被伯伯接到剧团去了。成功失了玩伴,又忍不住往吊楼跑。响午,杜家静悄悄的没个人影,成功欲离去,却听到卧室里小毛在説话。 
        “你叫我不要报复她,咯个贱麻屁又跑到鬼子枪那儿去了。” 
        “报复?我俚是小辈,如何报复?她还领鬼子枪到家里来呢,”佴妹反问:“启奈她何?” 
        “是吗?!”小毛很惊讶。 
        “你看,咯酒和烟就是备下来孝敬野老公的。” 
        “你晓得?” 
        “大前天,你在学校没回,她让我守码头,回家喝茶时我撞见俩在家又抽烟又喝酒······” 
        “还看见么咯了?” 
        “还见咯床上一团糟!” 
        “哏!狗改不了吃屎。” 
        “不管她的臭事。她玩,我俚也玩······” 
       成功从壁缝里看到,佴妹从小毛嘴里抽过烟火,斗燃了一支烟······河光映得卧室亮晃晃的,小毛一手夹烟一手握瓶,身子靠在佴妹身上。看来他是有点醉了。只见他很是气恨的说:“妹······书······我是读不进去了。脑子里全是爹地摔死的惨象。还有······鬼子枪狗日的裤裆里一团湿。还有······就是你。她叫你守渡你就守渡······我,我不放心啊······”小毛已说得泣不成声。 
         “哥,我能不听她使唤?你我得靠她盘养。” 
         “屁!我得把担子挑起来。咯学期一完,坚决不读了。” 
         “只读两年半?爹地在世是决不同意的。” 
         “是啊,爹地死了,我就是男子汉,我得守住她。鬼子枪是我家的灾星,我坚决不准他俩来往。再说,我得送你上学,你都八岁多了。” 
        “哥,别管我。我是女孩,我不读。” 
        “妹啊,哥不爱你谁爱你?成功家那么穷,他过生日,他娘给他做新衣新鞋。草草呢,有那么多漂亮的花衣花裤······那才象个真正的女人呢。难怪成功和草草不跟我俩配对。我俚连叫化子都不如吶。人家瞧不起我俚······” 
       “哥······”佴妹哭了起来。她抢过小毛的酒瓶,对着自个的嘴猛灌······ 
       小毛醉了;佴妹也醉了。兄妹俩你一口我一口地喝,喝着喝着竟相互灌起对方来······佴妹抚着哥的脸,很显迷乱的说:“哥······放心······你爱妹,妹,妹也爱你。妹······” 
       小毛更是醉乱了准星,他说:“有妹······咯句话,哥,哥就放,放心了。我会让你······幸福。我要······把你打扮得比······草草还漂······亮一百······倍。” 
        “嘻嘻嘻,哥哥哥哥,好好好哥哥······” 
         兄妹俩搂在一块,又舔又舐又哭又笑······ 
         成功傻眼了。带着迷惑和惶恐,离开了吊脚楼······

 

鄢云飞鳏居五年了,一直没续弦。关东杰追问过他几次,他总是笑而不答。 
      为着心中惩罚贱人的那把熊熊燃烧的淫火,他查到了成玉芳就教的学校竟是柳城冲完小。这柳城冲可是自己亡妻楚天红烈士的家乡啊。自己的儿子天明就寄养在他舅母――楚天松的遗孀卿远英家。设若赶几十里路,去那个亲人众聚的地方惩罚贱人,肯定是不方便的。于是他便动用手中的权杖以调整师资的名义,将成玉芳调到了离城仅一华里的南郊桃花岭小学。再将她男人俞平山,从原来十五公里的楚南四中调到离城四十五公里的楚南十中。夫妻成了绝对的牛郎织女,他惩罚贱人的计划的可操作性也就更强了。开学以来,他没少对她发起攻势,屡战屡败的尴尬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了眼,这女人不是五姨太。 
      月前,全城都在传说码头边摆渡老汉摔死了,他的心思开始转向。

怪!在楚南他算是有身份的头面人物,怎么会瞄向摆渡人的遗孀呢?太匪夷所思;太荒唐了。然而这荒唐偏就是真的。看来他被关东杰“一人一付眼,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话不幸而言中。 
       关于性,他有他特行独立的见解。那番说道真也无懈可击。所以,一个人一旦被自己认定的所谓真理一武装,行为便理所当然的要气壮。 
       他是长工的儿子,美貌是他不在意又最得意的生成。从十五到十八岁这个年龄段,村里每年举行春会,财东总是派他扮关圣大帝。他长得象关羽,情性跟关公一样,从不近女色。对女色他有与众不同的看法。伟人是神圣的。圣者,不可浸淫;不可亵渎也。皇兄神圣,皇嫂自然跟着神圣。关公千里送皇嫂,不动色心,在于“圣”镇着“性”。想到要用自己的屌去对付头上有光环的人,绝对是罪过。那东西处于下流,只能对付下流之人。对越荡越烂的女人,越可动用屙尿的屌。屌操屌操,屌是武器,操是对付。只有面对贱人,这武器才合势;才管用。对待纯真的女人;善良的女人;温顺的女人,他一律视为同胞姐妹或母亲。对她们,屌是从未冲动过的。 
       楚天红跟他是同一营垒中的战友,他视她为革命同志,阶级姐妹。可他跟楚天红怎会发生动用尿尿的武器呢? 
       那是一九四九年初春,他领着侦察小分队渡江去了南岸。途中,与敌人的小股巡防队遭遇了。对抗中,他不幸被敌方的枪弹檫伤。为不误侦察计划,他命令其他人员迅速转移,自己留下做掩护。作为卫生员,楚天红以护理伤员是她的神圣职责为由,要留在他身边,他也不允许。他们只好服从他的命令。当他们离开一段路程后,楚天红代他做了新的决定,叫其他人赶快把敌人引开,她迅速返回原地,坚持将他揹离危险地带。她来到一处树阴浓密的所在,将他放倒在地,开始捡视他的伤口。伤从他的右髋骨部外侧斜斜的掠过腹股沟,离他的私处仅三指宽。好在只是灼伤,无甚大碍,护理无禁忌,她扒下他的裤衩便动手处理。 
       鄢云飞是一条硬汉,皮肉的疼痛竟使他产生出奇特的兴奋。面对楚天红,他努力抑制着内心的冲动,然而,生理刺激的不由自主,于私处充血勃粗的当口,意识在忽悠间迷乱了。带血的药棉和纱布雾化成一团潮艳的粉红,滚珠泌露,聚合凝结似阴唇般逼在眼前······五姨太······彝綝秋那个荡妇!老爷对她力不从心;她便缠上了少爷,谁知少爷是个惯久的临门谢,她就缠定他了。不畏油锅火海;不畏五殿阎罗,总在夜半子时,她便幽灵般闪进他的长工房,她说她需要,她要他肆无忌惮的践踏和蹂躪。她说她体内一定有一根可怕的虫,蛀得她整夜整夜老痒痒······她叫他天、叫他爷,求他舂米般不停的舂······来了······销魂蚀骨的琼浆一汩一汩如泉喷射······倦了、疲了、酣鼾的睡了······ 
        烟销云散,阳光透过蓬天的苍翠碎金般洒了一地。当他发现自己睡在女战士楚天红身上;当他看到她军裤的裆部鲶糊糊的一团,他极痛苦的问:“你为何不反抗?为何?!” 
        楚天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见鄢云飞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她皱着眉冷冷地说:“我需要。” 
       “不。你在替我开脱。”他狠狠的捶打自己。 
        见他那付追悔莫及的神态,楚天红无声地哭了。真的,她需要。她有一千个理由替自己的行为辩护,但,只需一个理由就足够了。战争太残酷,战争中的男女谁也不知道自己明天还会不会象今天这样活着。 不管鄢云飞有爱无爱,她原本是很钦佩他的。也对他存有一份热烈的爱。因此,他对她施暴,她不但没反抗,且还主动配合他。 
       “你不爱我是吗?”她不为他捶打自己的行为所感动,只是冷静的征询他对她的感觉。 
       “我喜欢你。我爱你。”鄢云飞晃着一双大拳狂燥地呐喊着。 
       “那······你悔恨么咯?” 
       “我这是犯罪。是对你的玷污!”他捂着脸抽泣起来······ 
       “既然为爱,何罪之有?”楚天红发火了:“我乐意你咯样待我,咯样爱我。我、愿、意!” 
       “不。我下流!我龌龊。我不该象对五······” 
       “你神经有毛病!” 
       “不!不!!不!!!” 
       “不必后悔了。是我下流;我龌龊。我勾引了你。我······服从军纪处罚。”楚天红不无反感的开导他。 
       “该受处罚的是我。你打我罢。”他拉过楚天红的手不住地往自己脸上抽······ 
        楚天红惊呆了,她很难理解他的心态。 
        以后他俩结了婚,再也无法有正常的夫妻生活。楚天红是战士,是革命者。面对她,一种油然而生的犯罪感使他怎么也冲动不起来。逢上楚天红投怀送抱,他竟不无严肃的说:“革命者怎可贪床第之欢?得把精力放在革命事业上。” 
        他爱她,极不愿用屙尿的家火去面对她。离了她,他跟正常人一样,很多时候,他都是以意象中的彝綝秋和茉莉等贱人为泄欲对象,用手自行解决。 
        象农民倾心于土地,工人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一样,他醉心于轰轰烈烈的战争。疲于奔命的行军;永不安定的集团生活,多让人激情澎湃啊!解放六七年来的安宁生活,使他感觉空落落的。对楚天红,除了追悔,再无其它情感。 
        此生需要的发泄对象绝对是贱女人,烂女人。越贱越烂越趁意。那种女人只需瞭她一眼就能让人一触即发,银梦荷就是这种女人中的一个。摆渡人死了,他自然就想到了她。一早起来,把美髯刮净,翻出那洗得发白的人字卡军装穿上。抄近路大步流星的出了太平门,一到码头,冲对河喊了两声,贱人闻声,屁颠颠地下了码头,见是部长,赶忙箭一般的放船过来了。 
       “鄢部长,赶咯么早上哪里去?” 
       “去你家。” 
        银梦荷乜斜着眼漫不经心的笑着说:“笑话呢。部长会上我家?” 
       “这么说,你家不兴我这种人去?” 
       “你是么咯人?我俚是么咯人?” 
       “你说呢?” 
       “我俚是狗婆蛇长脚装不象龙。你美髯公上我那鸡婆窝去,还不把我家楼板震断呢。” 
       “今天我倒要认真的上你家走走看。能把楼板震断才好呢。” 
       “楼板断了何得个好法?” 
       “楼板断了我为你修座新楼。楼板不断,我住在你家不走了。” 
        银梦荷打出个喧天的哈哈,干脆把船泊在河心说:“鄢部长今天吃错药了,跟我个草芥妇人寻开心呢。” 
       “你错了。我若吃错药,你老公在世时我就来了。” 
       “哟――部长早有心于我了!?” 
       “你说呢?我单身五年了,等的竟是你。” 
        银梦荷来了精神。部长的家事她略有所闻。婆娘在剿匪中牺牲后他一直没续弦。今天不管有意无意,跟他逗逗也无妨。 
       “咯个时辰你选得不方便。我的崽女都在家呢。” 
        想不到女人这么知趣。他索性露骨的问:“你说哪个时辰才方便?” 
       “在我屁眼大的吊脚楼,藏了脑壳露了脚,任何时辰都不方便。” 
       “你说上哪儿才方便?” 
       “上你家去行么?” 
       “不行。以后可以考虑。” 
       “嘿嘿,部长开玩笑还真象咯回事呢。”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不是!?敢马上跟我走吗?” 
       “行。去哪儿?” 
        梦荷冲他抛出个媚眼说:“撑到哪里是哪里。” 
        船被掉了一个头,向东顺流而下,十几分钟就到了磨房。 
       “奎子。” 
       “姐,有事?”奎志强已不称她婶了。 
       “认识咯位吗?” 
       “嘻嘻,当官的罢?” 
       “是,看看磨房何咯磨米。” 
       “考察考察。”鄢云飞修正了女人的解释。 
       “奎子,把船给我撑回去。还得替我守一会码头哟。” 
       奎子无言地接过篙,篙一点,足一蹬,船如箭般地驶离了磨房。 
       看着憨态可掬的小后生去远,鄢云飞不无怀疑的盯定女人问:“你的相好?” 
       梦荷笑嗔着伸出食指点着他的眉心说:“看不出你个八板正真关夫子,也藏着一肚淫污的下水。未吃东道倒先喝醋呢。” 
       “我**。你不是嫌杜禾生的篙竿不中用?骚娘们,看爷如何个整你。”说话间他已将军裤褪下,裸着两腿毛,跨上一步,象抓五姨太似的揪着她的头发便往裆间送······ 
       女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地进入实际性行动。她不相信他会娶她,荒旷已久的鳏夫绝对是为着解决性欲而来的。不能这么便宜他。得显出点穷人的傲气来。于是,她使尽全力冲着男人的腹部一顶,孔武有力的部长竟然被顶住在板门上。他很是错愕,看不出这船娘还有两把力气呢。 
       见男人峥嵘昂藏的一管闪险成了哭丧棒,女人噗嗤一声笑,赶紧将桃花脸子埋进臂弯;老鄢气鼓骚情再雄起,连臂将她抱定;梦荷更似河东轰狮抖擞雌威,挣扎蹬踢······身后的板门被他俩的肉搏震荡得开开合合,乒乓作响······她反抗愈疯;他施暴更力······亵衣被撕下了······裤衩被撕下了。两具肉体滚倒在磨盘上······控制外面水闸的杠杆被四条用力较量的腿给压下了······激流冲击水车,水车带动磨盘······女人的反抗已变作奋不顾身的配合,她已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这快感来自身底不亭转动的磨盘的振簸;这快感更来自压在自己身上的荒旷鳏夫的猛撞······他肢解了她的肉体;肢解了她的灵魂······意识一寸一寸的模糊了,她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久蓄的熔岩一经喷射,火便息了,热便退了。鄢云飞慵懒地抚着女人为他舔舐残沥的嘴,堕入了如烟的往事······贱人都一个性儿,媚眼、斜视、嗤嗤地笑······是她们共通的标志性表情。 
       永远不会忘记二十年前那个让他倍感羞辱的黄昏。那时他才十五六岁,很单纯、很阳光。那天老爷在租界的土耳其浴室桑拿,让他在衣帽间侍候着。突然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不无痛苦的呻吟,那声音在他听来很感发悚。他关切强于好奇地探着身子往里瞧,只见一个高鼻凹眼的黄毛贼赤身裸体的骑在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姑娘身上,不停的用链着姑娘脖子的黄金链条抽打她······姑娘的黒发黒眼证明她是自己的同胞姐妹。小哥的热血沸腾了。鲁人的仗义促使他挺身而出,抓住洋人的手臂怒斥:“畜牲!不准欺侮女人。” 
       洋人先是一怔,尔后与胯下的女人交了个猥亵的眼色,二人便大笑起来······ 
       “哈啰。”洋人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调侃:“欢迎中国的乡下骑士加盟我们的游戏。来来来。” 
       女人见小伙子帅气逼人;憨态可人,性趣盎然的一骨碌爬起来,用手甩着套在脖颈上的黄金链条荡到他身边,斜勾着媚眼抚了抚他的脸颊说:“好英俊的小哥哥,难得你一付侠骨柔肠。来罢,我三个一块玩。” 
      女人这般无耻让他始料未及,彼时他被气得回不来气。只用毒毒的眼光盯定这个自子己为之维护尊严的荡妇。“呸”地喷出一口唾沐,车转身飞跑着离去了······ 
       后来他便带了仇恨;带了惩罚荡女人的刻骨铭心的仇恨。女人是不能斜视他的,斜视他的女人绝对不正经。才东家的女人,除大娘外,其余都是贱人,他们无一例外的让他用屙尿的家伙惩罚过。 
       十几年来,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些遭受过他的所谓惩罚的女人,竟然对他暴戾的性行为乐此不疲。不停的总有女人用媚眼向他发送信息,他一旦接受到那种眼光的刺激,便血管喷张,淫性大作。不管时间,不管地点,总能设法达到目的。对付这类女人,他无往不胜。唯独对楚天红他错了。为此,他愧疚终生。 
      今天,身子底下的贱女人竟然逆他的意。但,直觉告诉他,这女人绝对是贱人。因此,他不怕冒强奸之罪,终于将她制服了。这种擒获感在他是前所未有的。于是他有了一个心得,女人象老虎,果然更刺激。成玉芳也许就是这样一只老虎。对了!她跟彝綝秋的不同就在:一个是猫咪;一个是猛虎。俺得当武松,一定要降服成玉芳那只傲慢虎······ 
       “你讨我吗?”歇过气来了,银梦荷倦倦地问。 
       “娶。” 
       “何日成事?” 
       “明年······春天罢。” 
       “你先前的······留下种么?” 
       “有。跟老子一样带个把。” 
       “多大?” 
       “比你那儿子······” 
       “我儿子十岁了。” 
       “我的十月一日满七岁。前月出天花误了开蒙。” 
       梦荷抬起身抚了抚他的脸,尔后吻在他耳根问:“还要一次么?” 
       部长一个鲤鱼打挺,又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