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无墨

跟恩师——“无始无终”学写诗词,秉持恩师的风骨!

 
 
 

日志

 
 
关于我

郎溪县六届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先后在茶机厂,茶场技校任职,现在茶场中学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学龄前——我眼中的父亲  

2017-05-18 06:46:31|  分类: 文学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眼伍奶奶从她东家柳子夫的遗孀手中以十担佃谷的价于解放前夕买下的这两间铺屋原是柳家的漕房。她盘下后,便专门用来出租。两间铺屋几易房客她也讲不清白了,有一点她却记得很扎实。众多房客中,数成顺祥家最穷,数黎晓原家的租金交得最硬壮。邻里关系处得最好,也数这一贫一富两家人。 

过年了,草草的爸妈从乡下回来了,草草搬回家去了。 

成功的二爹――成生福赶着年三十在昏黄的夕照中,挑着担进了门。 
    
偷觑着黒黄清瘦的二爹,成功隐在娘身后显着十二分的陌生。 
    
“何的咯迟才归屋?”冰梅接过丈夫的扁担,柔着声问。 
    
“原本打算赶在过小年到家,哪想染上了寒疟。全靠几个队伙相帮,能救着活口回来就不错了。” 
    
“你总是作贱自己。身子拖垮终是一家人吃亏。歇着罢,我来收捡。” 
    
生福去到地灶边,安坐下来后他看到了他的大儿子。 
    
“成功该满六岁吃七岁的饭了罢?” 
    
“你还挂记他满了六岁?你咯儿子懂事得很,都讲他象个十多岁的小大人
呢。” 

    “难为你操他兄弟的心。”生福露出个苦笑说:“我是白挂记呢。” 
    
“哈崽,”冰梅对成功说:“凭二爹咯句话,你也该叫声二爹。” 
 
  经娘一提醒,成功口齿拗拗的叫了一声二爹。 
    
“高是长高了,总是太瘦。学着做事了么?” 
    
“做呢。帮着带老弟了。哈崽,学乖点,从套箱柜里替二爹拿双绵鞋来。”冰梅一边收捡担子,一边支派儿子,显出了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成老太爷听到儿子生福回来了,摸索着点燃了洋油灯,从后屋出来了······ 
    
灯昏黄幽昧,人与物于灯影下显得很虚幻。屋外远远近近的响起了炮竹声。浓浓的硝烟透过壁缝弥了进来,于这清贫的家竟也添出点过年的气味来了。 
    
老太爷茫着浑浊的眼,很是心疼的嘀咕:“三十历三十条路,何的不早几天赶回
来?” 

    “爷爷,他二爹在外打摆子,差点冇命回了。”冰梅疼心大于怨心的替丈夫做了回答 
    
“出门在外总得自己保重。告诉你罢,分家了。那个豪强鬼,好的尽让他占了,你冇得到几件有形象的。莫跟他斗气好么?” 
 
  生福不吱声。只转着头把空空的堂屋看过一圈,尔后勾着头,呆向着地灶的火··· 
 
  火,红殷殷的,血般的映着他清癯的脸。他那茫然的眼里好象迸着血光。 
    
“我咯话你听进了么?”老爹移身摸上灶台,倦定在他常蹲的那个旮旯。见儿子不吱声,老人有点发毛了,他极耽心地重复着说:“你倒是讲句话呀。” 
    
“我咯一生跟哪个争过高底?搬都搬了,讲还有用么?”他皱着眉,瞌上眼,隐忍着无尽的委屈回应老父。 
 
  见老爹放回了提着的心,冰梅吊着的胆也松懈了。她服伺丈夫洗好脚穿好鞋欲去倒水,丈夫阻着说:“你忙年夜饭去。我来。” 
 
  冰梅一拍脑门说:“我好糊塗。你还冇吃午饭吧?先给你热点吃的好吗?” 
    
“莫费事。等会儿祭了神,一家人团着吃。 
 
  冰梅开始忙洗菜、煮牲祭、揉面、做泥菓子······

    生福把炉火通旺了,安锅煎油,尔后挑着桶上码头挑年前水(旧俗:开年的头一天,家中应有尽有,忌讳向外取物)去······ 
 
  油沸了,满屋充盈着油香。成功兄弟俩正比着劲在做泥菓子;老太爷安桌椅、
摆供品;冰梅蹲在地灶旁,把一轮轮红日似的“米花”(楚南特色食品)炸得哗哗响······顿时,屋里热烘烘的有了生气。 

    祭神了。老太爷眼里涵着恭敬心里放着虔诚口里唸着祝福,拜天地、拜先人、拜财神、拜灶王,诸神拜过,便示意儿子烧纸钱、鸣炮······ 
 
  冰梅教两个儿子给爷爷道万福。爷爷的萝卜干似的脸上,条条竖纹笑成了杠杠横纹,颤着的胡子拉渣的嘴,叠连声地说:“在行在行,起来起来,起得快发得快。列祖列宗保佑我两个龙孙狗样的健旺。爷爷发财了。喏,各人两百压岁钱,愿孙孙长大读书成才,多福多贵。”话毕,巍颤颤地将红包从贴胸的衣袋内摸出来,一一捏进两个孙子的掌中。 
 
  炮放过了;钱烧过了;神祭过了;年拜过了;长寿面吃过了;压岁钱散过了;爷爷的精神不支了。他坐回他的旮旯,开始了不屈不挠的“点头哈腰”。 
 
  爷爷瞌睡了。成功按奈着激动的心,开始拆捡爷爷给的红包。剔开一层浆,剥去三层纸,他被爷爷的两百块给搞迷糊了。一张印着飞机的两分钱纸币没精打彩地
从第三层红纸的封皮内羞涩的露出一截来。 

    “姆妈,爷爷的两百块何的变成两分了呢!?” 
 
  冰梅会心的笑着向他解释:“如今两分钱够抵国统区两百金圆券呢。” 
 
  听了母亲的话,成功高兴了。过年比平日到底要强啊,他总算有了自己的积蓄。有积蓄就有梦想;有追求;有跟有钱人家的孩子一样的骄傲。学爷爷的样,他小心翼異地把两分钱纸币放进了贴胸的衣袋。 
 
  夜深了,外面断断续续的还有炮竹声。爷爷进货柜房睏觉去了。成业倦在姆妈的怀里早睡了。二爹坐在灶火边未动。见大儿子冲着他看,便展着个木木的笑说:“我一年冇归家,你也长咯高了。你娘不容易啊!” 
 
  成功的神情似乎也很木木,望着二爹清癯的身子骨,真不敢相信他竟是这家庭中的一员啊。 
 
  冰梅安顿小儿子睡妥后从卧室出来,见丈夫未挪身,便催促说:“他二爹去睡罢。守岁有我。” 
    
“老梅,替我在凉床上安个铺罢。” 
    
“何的?” 
    
“我······邋遢。别弄脏被褥。” 
    
“我咯就烧水。是该洗个澡呢。” 
    
“莫费事。洗不干净的。” 
    
“为何!?”冰梅很感诧异。                           

 “我不是······嗨。你看罢。”生福赤裸了上半身,一肩脖可怕的疮痍展现在母子俩眼前。 
 
  那疮痍尤似杉树皮,一层又一层的结着痂。无数疮头脓、血交结,老痂旁边结新痂,旧痂上面生新疮。灰黒的、红肿的、灌脓的、泌血的扁担疮,似一盘热过多次的陈腐杂碎,满佈在他的肩胛和后颈,大半个背都感染了。 
 
  冰梅的眼圈红了,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二爹,哪日才脱掉咯苦差?莫干了。宁在家里爬,不可外头拿。” 
    
“不干,一家老少何咯过?怪我冇出息,让你娘奶崽,衙老子受罪。我······”生福的言语里已带出了嗯咽。 
    
冰梅忙用手捂着丈夫的嘴,颤着声说:“莫讲了,碰上你是我的福气。我胸窝凼凼是满的。坐好,我用盐开水替你抹个澡。” 说毕,她快手快脚地倒上开水,放了盐和酒,搅匀了,就着滚烫的水,一把一把的拧着汗巾,替他揩抹起来。尔后印干,再拿根针就着灯火苗消过毒,捡着灌脓的疮头一个一个的挑破;她尽着心将脓血挤兑干净,再用热汗巾喷上酒轻轻地抹一遍······ 

    生福感觉清爽了。想到自己一年四季不在家大哥对她的种种霸道,便不无心疼的问:“梅,大哥太豪强,让你受气了。” 
    
“莫想岔了。他能有多少气让我受?” 
    
“你还替他开脱呢。他那勾勾心我早看穿的。” 
    
“算了。他也不容易。当兵那几年误得他凶。” 
    
“家俬都让他搬空了。他对我不住。” 
    
“看开些。东西是人挣的,只要人健旺,哪点比他弱?我耽心的倒是你,长年在外切莫亏了自己。该吃的吃,该化的化,我冇在你身边,不自己保惜,终归苦了我;苦了你爹;苦了你崽。”转而对成功:“哈崽,你讲是么?” 
    
“是。”成功的鼻孔酸了;眼睛红了。 
    
“我明白······你在家里也蛮不容易。成功,要懂事,多帮你姆妈做点家务。明年二爹送你读书学学问。再莫象二爹卖牛力。看到吗?二爹有多苦?” 
    
“儿啊,记住了二爹的话么?” 
 
  成功默默地流泪;默默地点头。 


                 注:此文摘自钟葵所著长篇自传体小说《家国丑言》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